伴谣永久 第1066章 真正的逃脱

小说:伴谣永久 作者:顾安童司振玄 更新时间:2021-10-18 12:15: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闻晋谦移开嘴边的录音笔,滴的一声把音频传送了出去。

  闻晋谦转身离开,人刚走了几步,再次停住了脚步,似乎有些事情他疏漏了。

  ……

  病房里,华慕在谈羽甜的床边来回的打转,他一遍一遍低呼着谈羽甜的名字,但是女人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怎么可能……”华慕拧起眉头低语着,早上谷灵安来过之后,华慕分明看见了谈羽甜眼角的泪珠,这应该说明谈羽甜是有感觉的,但是无论他怎么喊她的名字,谈羽甜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

  难道已经伤了头吗?华慕快步走去床的里侧,一把抓起谈羽甜所有的检查报告,一行一行细细的浏览着。

  叮铃铃的电话声想起,华慕看也没看就随手接了起来,“喂……”男人很是心不在焉。

  “怎么是你?”华慕眉间一紧人就坐直了身体,他快速放下了手中的检测报告,一不发的擎着电话朝门外走去。

  嘎吱……门被再次掩上,谈羽甜躺在病床上眯起了眼睛,直到确认这房间真的没有人了,谈羽甜才渐渐张开了眼睛。

  胸口盖着的被子上下起伏着,谈羽甜的眼角落下了两滴泪水。早上谷灵安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这泪里有她的感动也有倔强。

  她不能让华慕和谷灵安离婚,毕竟是自己扰乱了姐姐本该幸福的生活。现在孩子已经生下来了,该是自己兑现当初承诺的时候了。

  谈羽甜撑着手臂缓缓抬起身体,下-身处生疼着,让女人咧起了嘴巴。

  “孩子,我的孩子在哪里?”谈羽甜低语一声,目光投向了病房的门。

  就在这时,门外有一些细碎的声音,谈羽甜一愣,难道是华慕打完电话回来了?她紧忙躺下身体,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就如同那男人出门前一样。

  声音很小,几乎听不到脚步声,但是谈羽甜能感觉得到一个人正在靠近。

  是谁?谈羽甜心里泛起了嘀咕,如果是医护人员,他们每次进来都会有一些叮叮当当的声音,况且现在这个时间,该注射的药物已经都用过了,医护人员也基本不会再来才对。华慕?不对,那男人身上淡淡的体味谈羽甜是能很快辨别出来的。

  一一排查了一遍,这男人已经到了近前,谈羽甜真的再想不出其他,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要不要睁开眼睛?如果自己暴漏了该怎么办?

  呼……呼……谈羽甜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在加速,因为那人已经俯身过来,离自己几乎很近很近了。

  她的手臂被缓缓的抬起,是一只略有粗麻的大手,应该是个男人,男人握着她的手腕就是一转,动脉暴漏了出来……

  谈羽甜咚咚打鼓,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烈。

  嗵……

  闷闷的一声,谈羽甜只觉得抓在自己手腕上的大手一下子就消失了,自己的胳膊也悬空落在了床下。接着房间里传来了华慕的声音。

  “别动!在动一下,我就让你尝尝你这针管里东西的厉害。”

  谈羽甜的心一紧,什么!难道有人要给她注射什么药物不成?她屏住气息,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静静的听着华慕的下话。

  “说!是谁派你过来的?”接着一些拳脚的声音,和一个陌生男人带着疼痛的挣扎声音。

  “没有任何人指使我,你可以把我交给警察,但是到了警察局我也只有这一个答案。”

  华慕冷冷的笑过两声,“如果你是聪明人的话,就该告诉我陆霏霏给了你多少好处或者多少钱,你应该清楚我是谁,我能给你更多。”

  什么!陆霏霏!那不应该是谷灵安的老朋友吗?那个曾经 跟谷灵安一起想要让自己堕胎的女人,在那之前又无数次的讽刺威胁过自己,怎么会这样?谈羽甜的心瞬间乱成麻,难道还是姐姐她不能原谅自己吗?

  “真的?但是你们有钱人的话都不可信,你骗我说出了真话,然后我一分钱也拿不到还是要进警察局的,别开玩笑了。”

  华慕一只手扼住了男人的身体,一只手摸向内兜,掏出了一个支票本子。支票簿往男人胸口一贴,华慕淡淡的说道,“你想要几个0我现在就可以拿给你,而你要做的就是给我录一段证据,就可以出门走了。”

  男人半晌没有说话,谈羽甜也停止了思考,静静的等待着。

  “好吧,我相信你一次,毕竟这样的缺德事我也不是心甘情愿的。”男人的声音有些落寞,接着又是一阵细碎的声音,两个人相携着去了病房的沙发处。

  “是陆小姐让我来的,她直说让我给这位小姐注射上一针,然后什么事情都不用管了,自然会有人给我账户上打一百万的。”

  “那你为什么穿成这个样子?”

  谈羽甜实在忍不住,想这两男人也是离的远了,她微微眯起了眼睛,朝沙发上快速的一瞥,这一瞥谈羽甜竟吓了一跳,然后快速的把眼睛再次闭上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男人的一身衣服,应该跟早上谷灵安穿的

  .

  -->>

  一模一样,为什么?谈羽甜的大脑里飞速的旋转着,还没有寻到一个答案,就听到了远处华慕的声音。

  “陆霏霏是想让你装成谷灵安的样子下手,然后把事情栽到她的头上是吗?”

  “额……好像是吧,先生,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拿钱帮人办事而已。至于你们之间的施仁怨怨我一个卖命的怎么会清楚啊!”

  华慕长嘘一声,接着一阵沙沙的纸笔声响起,“这里是100w,我想你应该可以满意吧,如果有一天事情水落石出,希望到时候你能出面做一个污点证人,否则我这钱是不会随便花的。”

  男人喏喏的点头称事,接着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房间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喂……是我,虽然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个信息,不过我真的要谢谢你,闻晋谦。”

  ……

  这一早上,华慕在病房里已经打了不下五个电话了,电话里焦急的情绪毫无掩饰。谈羽甜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心里也是一样的焦急,只不过两个人各自的目的却不一样。

  “你到底几点能过来?我这边着急出去,陆霏霏抓捕了,我必须去警察局一趟,而且今天下午我约了谷灵安去办理离婚手续,可是你们谁都过不来怎么办,我总不能把甜甜自己留在这里吧。”华慕急的满屋子踱着步子,谈羽甜躺在床上,心里更是咚咚的打鼓。

  难道今天他们就要离婚了吗?下午!看来自己也只有这一个上午的时间,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要做些什么也只能等到华慕离开之后。

  “好好!你尽快,那我先离开一会,警局那边又来电话催了,我先挂了。”

  华慕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出门,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时间,他依旧没有走回来,谈羽甜知道这男人应该已经走掉了。

  谈羽甜睁开眼睛,两只手拄在了床边,刚一这么起身,身下一阵剧痛,让女人要紧了双唇,豆大的汗珠从脸颊瞬间就流了下来,谈羽甜强忍着痛楚,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尽管心急如焚,但是谈羽甜依旧举步维艰,她只是简单的拿了放在抽屉里的钱包,又给自己披上了入院时华慕帮她准备好的大大的衣衫,往身上这么一裹,连整个头都藏了进去。

  “快一点,再快一点,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谈羽甜急得不停的落着汗,终于蹭到了病房的门口,但是她却没有选择直接离开医院,而是朝着孩子所在的看护地方挪去了脚步。

  大大的玻璃窗前,谈羽甜望着不远处某个保温箱里,一个小小的婴儿,默默的流着眼泪。

  “这位女士,您是来看小孩子的吗?请问您是哪位患者的家属?”

  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谈羽甜紧忙用大衣裹住了自己的面颊,“不,不是,我只是路过这里看看,小孩子都很可爱的呀。”

  谈羽甜虚心的回了一句,然后慢步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了,自然她身后的医护人员也没有追,这样路过的人每天不计其数也是见怪不怪了,而且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想到这女人就是谈羽甜,因为谈羽甜的昏迷不醒是所有人都再清楚不过的。

  身后,护士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谈羽甜一颗心落下的同时,眼泪也跟着无法止住,甚至她不敢回头,尽管她清楚这可能是她看那孩子的最后一面。

  谈羽甜缓慢的走出医院大门,她先是四下小心的张望了一下,接着把大衣的帽子再次向下拉了一拉。远离人群,谈羽甜穿梭在露天的停车场里。她本就是足够瘦弱,又把身上的衣服裹了个紧,整个人看上去像极了阳光下的阴影,缓步朝林荫小路走去。

  她匆忙的从医院逃出来,只带了两样东西,自己的手机,还有那个没多少存款的银行卡,这是谈羽甜的全部了,谈羽甜一边走路一边摸出电话,把手机的电话卡折断随意的丢在了路边,因为只有这样,她才可以算是真正的逃脱了,以后的日子,在没有姐姐,也没有华慕,更没有那个刚刚产下的孩子。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