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第819章 简直是有病

小说: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1-03-03 12:27: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纤纤,你嘟囔什么呢?怎么声音都变了?”那边,听不太清的方文雪还以为白纤纤在说话呢,不由得问到。.iycinfo.

  白纤纤伸手一推厉凌烨,指了指床,用气声道:“你睡你的。”要是再吵,她就把他赶到隔壁去睡。

  厉凌烨哀怨脸,只得放下了吹风机,脱了晨褛就倒在了床上,眯着眼睛看专注打电话的白纤纤。

  从来都不知道女人和女人煲电话粥原来是这样的模式。

  说的话就没一句有营养的,也没什么重点,就是天马行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很放松。

  似乎好象,他们男人间可从来没有这样的聊天模式。

  耐心的等待着,好在最后白纤纤自己坚持不住了。

  “雪雪,我困的眼皮打架了,改天再聊呀,晚安。”‘安’字才出口她就挂断了,“累死了累死了,厉凌烨你睡那边。”她累的一动也不想动,就想直接躺下,可她身后的位置此时此刻已经被厉凌烨给霸占了。

  厉凌烨无语的移了移身体,让开位置让白纤纤躺下去,随手关了墙壁灯,再拍了拍她的胸口,“乖,睡吧。”

  “我又不是宁宁。”听到那声‘乖’,白纤纤想吐血,可是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完,直接就睡了过去。

  厉凌烨听着女子低低浅浅的酣声,羡慕极了。

  真佩服白纤纤,说睡就睡的躺下就睡着了,倒是他这个先躺下的,都躺了半天了也睡不着。

  听着她的呼吸声,嗅着她身上熟悉的气息,许久,才轻轻闭上眼睛,手臂搂过身旁的女子,徐徐睡去。

  然,厉凌烨才睡着,就被刺耳的手机铃声惊醒,怀里的女人也听到了铃声,没睡醒的她不安的动了动,想要睁开眼睛去拿手机。

  已经习惯了黑暗的厉凌烨手快,顷刻间就把白纤纤的拿到了自己的手里,随即掐断。

  然后再看来电昵称,‘雪雪’两个字代表的是方文雪。

  看到那两个字的同时,厉凌烨立刻把手机静了音。

  果然,他才把白纤纤的手机静音,方文雪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厉凌烨拿着手机进了阳台,这才不情不愿的接起,“纤纤睡着了,有事吗?”如果方文雪不是白纤纤的最铁闺蜜,如果方文雪不是曾经帮助过白纤纤,如果方文雪不是对白纤纤影响很大,随便说一两句都能教唆着白纤纤跟他冷战,这个电话他绝对不接。

  这女人简直是有病,晚上都与白纤纤聊那么久了,白纤纤都说困了要睡觉了,这才睡着就又打了过来,这不止是有病,这根本就是过份。

  过份的不懂礼貌。

  “能……能叫醒纤纤吗?我有事找她。”那边,方文雪急急的说到。

  厉凌烨这才发现方文雪声音里的哭腔,“怎么了?如果你遇到了麻烦,我觉得我比纤纤更容易帮你解决。”

  反正,他就是不想方文雪打扰到睡着了的白纤纤,老婆大人睡得好好的,凭什么要吵醒她呢,他舍不得。

  毕竟,吵醒了老婆大人,就是吵醒了他的小情人,那可不行。

  “慕飞舞来了,我很害怕,我想跟纤纤说说话,厉先生,麻烦你把纤纤的手机还给纤纤好不好?我看过了,我没有打错号码,我打的是纤纤的手机号,不是厉先生的手机号。”

  厉凌烨抚额,一阵头疼,然后脑子里快速的给了自己一个信号,以前白纤纤遇到麻烦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找方文雪寻求安慰和帮助的。

  嗯,想象到这里,厉凌烨低应了一声,“等一下。”

  然后,才慢吞吞的走回卧室,然后轻轻推了推白纤纤,薄唇也凑近了她的耳朵,小小声的唤,“醒醒,方文雪来电话了。”

  听到方文雪三个字,白纤纤激棂一下就坐了起来,“雪雪来电话了?快给我。”

  厉凌烨继续抚额,这一个晚上,老婆大人一直无视他的存在,心里脑子里好象只有方文雪一个人。

  到底他是她男人,还是方文雪是她男人呢?

  想到这里,他身子激棂一抖,不不不,老婆大人的性取向绝对没问题的,不然,也生不出宁宁和又怀上了女儿。

  不情不愿的把手机交到她手中,沉声道:“慕太太也是孕妇,你不要太打扰人家休息了,对胎儿不好。”

  这一句,不知道是说给白纤纤听的,还是说给方文雪听的。

  不过此时的方文雪脑子里全都是慕飞舞来了的这个讯息,已经无从分辨厉先生的话中意了。

  白纤纤也是急着与方文雪说话,也没注意厉凌烨的警告,“雪雪,怎么了?”

  “慕飞舞来了。”

  “已经到了吗?”

  “还没,不过阿衍说一会就到了,纤纤,我有点慌。”

  白纤纤微吸了一口气,低声道:“不用慌,她来了你就象是我到了你那里一样,你怎么对我就怎么对她,我相信人心换人心,你这样算是以德报怨了,那孩子也不小了,也应该能分辨人心了。”

  “还有呢?”听到白纤纤的建议,方文雪的声音略略的平稳了些微。

  “你怀着身孕她就来了,雪雪,我一直都认为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尽可能的不要与她单独相处,懂吗?”

  “我知道了,我听到汽车喇叭声了,纤纤晚安,我去接她进来了。”方文雪说完,急急挂断。

  手机安静了,白纤纤却睡不着了,扭头看一眼正枕着手臂安静看着她的厉凌烨,“老公,你说那孩子是不是还是风锦沫派去伤害雪雪的?我眼皮一直在跳,要是她再往雪雪身上泼硫酸怎么办?”

  “凉拌。”

  “厉凌烨,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白纤纤立刻就紧张了,小脸都白了些分,实在是她太担心方文雪了,因为她亲眼见过方文雪被泼硫酸后的样子,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呃,方文雪的命运现在都在慕夜衍的手上,你我着急都没用,所以,就算我说一晚上的吉利话,只要慕夜衍不珍惜方文雪,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就还会发生。”厉凌烨也不是要给白纤纤泼凉水,他是在实事求是的分析着。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