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 卷二第186章:审案

小说: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 作者:此木为柴 更新时间:2022-08-19 16:3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上官若离之所以救人,是不想落下个‘见死不救’的名声,东溟子煜还要继续科举呢,好名声很重要。

  蒋浩广冲过来,一把推开做人工呼吸的上官若离,“你这个毒妇,在做什么?

  休想害人!”

  上官若离一下子坐到地上,淡定地道:“她呛了水,没救了。”

  呛了水和灌了水不同,致死率很高。

  蒋县丞怒道:“报官!你们杀人害命!”

  参与救人的一个族人提示道:“兄弟,你媳妇躺在那里,死了。”

  “什么?”

  蒋县丞这才看到躺在地上脸色青灰的媳妇,扑过去嚎啕大哭,“孩子他娘!你怎么死的这么惨啊!”

  他的孩子们也哭喊:“娘!娘!”

  蒋县丞恶狠狠地道:“孩子他娘!等着我给你报仇!”

  东溟子煜走到蒋鸿达和蒋鹤轩面前,道:“报官吧,让仵作来验尸!这黄牛惊了,我们几个孩子都落水的落水,受伤的受伤,这事儿也得给个说法。”

  刚才那求上官若离救命的年轻人道:“村长、族长,出事的时候,我就在河对岸的田里摘油菜。

  是黄牛惊了,朝溪边钓鱼的孩子冲过来,孩子们落水了好几个,伤了好几个。

  后来,两个婶子试图抓住牛,哑婶儿抓住了牛缰绳,被牛甩进溪水里。

  三婶子想救人,却被牛尥蹶子踢到,倒地不起,而牛也被哑婶儿拽的落入水中。

  是我们求着东家嫂子救人的!我们还保证,不管救不救活,都不能迁怒她!这事儿,与东周家的人无关,甚至他们也是受害者。”

  蒋浩广悲痛地嘶喊道:“她与我们有仇,能尽心救人吗?”

  白耀祖想说话,被东溟子煜制止。

  他倒是不介意大白天下,但白耀祖是服劳役的流犯,在村里出现本就不合规矩。

  他说了以后,承受不住蒋浩广和蒋县丞的报复。

  上官若离淡淡道:“要不是你们族人苦苦相求,我还真懒得惹这一身骚!”

  蒋浩广怒吼道:“你是大夫,还等着人求?

  若不是你矫情,耽误了救治时辰,我媳妇不会死!”

  东有粮冷哼一声,“既然不相信我们,你现在应该送她找大夫,却在这里讹人!”

  蒋浩广理直气壮地道:“你们不是还有个老大夫吗?

  让他来救人!”

  那个样子,好像大家都欠他似的。

  上官是住在最后头,这个时候才赶到,也不问来龙去脉,就上前查看哑巴媳妇。

  摸了脉、翻看了眼皮,摁了摁腹腔、查看了口腔和鼻腔。

  问道:“没控出水吧?”

  那个帮着控水的蒋氏族人道:“是,没控出什么水。”

  上官是得出结论,“在水里就死了,呛死的。”

  大家也是略有常识的,觉得这老大夫说的对。

  虽然与上官若离得出的结论相同,但相对于上官若离对着死人又是摁胸脯又是亲嘴儿的,还是这个花白头发的老者靠谱的多。

  上官是又检查

  蒋县丞媳妇,不用怎么检查,就看她塌下去的胸腔,外行人都能看的出,肋骨折了好几根,都扎腔子里去了。

  东溟子煜对蒋鹤轩道:“两条人命,报官吧!”

  蒋鸿达道:“这事儿,还真的让衙门来解决!”

  蒋鹤轩觉得自己村里出了人命案子很是没脸,黑着脸微微点头。

  立刻有下人躬身退下,骑马去报官了。

  留下一些人保护现场,东溟子煜、上官若离就回去沐浴更衣了。

  落水的人都泡了热水澡,喝了姜汤,县令亲自带着捕快、仵作、衙役来了。

  互相见礼后,县令让捕快,将在场的人和目击者分开审问,对口供。

  白耀祖接受东溟子煜的建议,并没有将两个妇女用棍子抽打黄牛、捅黄牛屁眼儿的事说出来。

  但一个在溪边往水田放水的南北溪村人,却说了出来。

  但只是看见,却听不到两位死者的谈话。

  所以,也不能说她们是故意弄惊黄牛想害人,说不定是着急回家呢?

  但是,谁都不是傻子,一联系蒋浩广和蒋县丞家与东家的仇恨,就能推断出案情。

  两个恶毒妇人弄惊黄牛,想害溪边钓鱼的孩子们,却不想害人不成反害己!审问的时候,县令、蒋鹤轩、蒋鸿达、东溟子煜都在一边儿旁听,可以说很公正了。

  案子很清晰,而且这么多孩子的口供都基本一致,孩子们没有撒谎的经验,他们的口供一致,说服力最强。

  蒋鸿达和蒋鹤轩臊的老脸通红,自己族内出现这样的恶毒事,还闹到县令面前来,真是让他们无地自容。

  东溟子煜道:“县令大人,在下看来,这像是个惊牛意外,我们是没有责任的。”

  他给了蒋鸿达和蒋鹤轩面子,蒋家在朝中还有后台,东周家的人还要在这里生活,能让一步就让一步,反正作恶的人已经死了。

  南北溪村的名声坏了,对他们也没好处。

  但若是他们苦苦相逼,他也不惧。

  蒋鸿达和蒋鹤轩都松了一口气,看向县令,“您看……”县令深深地看了一眼东溟子煜,“惊牛造成意外伤亡,孩子们是受害者,判惊牛主家培养汤药费。”

  蒋鸿达和蒋鹤轩抱拳道:“县令大人英明!”

  互相对了个放心的眼神,若是村里出了杀人毒妇,村子和蒋氏一族的名声都毁了,还会影响未婚男女的婚嫁。.

  东周家别看用围墙围了起来,也属于南北溪村,东溟子煜能分得清轻重,再好不过了。

  东溟子煜意有所指地对二人道:“还请约束好族人,尊重县令大人的宣判,莫要再来找麻烦,伤了和气。”

  蒋鸿达和蒋鹤轩在他冷冷的目光里感受到了威胁警告之意,那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二人的心都瑟缩了一下。

  蒋鸿达先表态道:“放心吧,我会约束好他们的。”

  蒋浩广的村长被撸后,他就兼着南溪村的村长,反正上面有蒋鹤轩这个族长兼里长在,村长不过是个摆设。

  蒋鹤轩就道:“这事就交给你了,看好他们。”

  蒋鸿达:“……”他与东周家的人走的近,你确定这不是为难我?

  那头牛也被捞了起来,这年头耕牛金贵,要去朝廷备案,才能宰杀。

  上官若离也不惧被人发现黄牛中过暗器,她用的是空间里的冰针,早就融化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