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谣永久 第九十五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小说:伴谣永久 作者:顾安童司振玄 更新时间:2021-10-18 13:08: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伍玥似乎看出大家所担心的问题,说道:“由于时间紧迫,不能让大家仔细核查工程量再做决定,所以大家只需要在这里现场审核各工程项目的单价,工程量可以容后再查。如果后面查出工程量超出清单数量,我可以按比例作出补偿,并且保证让接手这个工程的装修公司保底利润不会少于三百万。这些条款都是可以写入合同的。”

  “哦”众人都吁了一口气,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林秋看到好几家装修公司的负责人都表示出很感兴趣的样子,纷纷上前去问伍玥拿报价表。他也上去拿了一份。

  这时的气氛就有点轻松了,大家心里开始盘算怎么安排施工,还有怎么才能拿下这个工程。至于绿洲装饰为何撤场,就基本忽略了。

  秃顶中年笑着问道:“伍总,你刚才说时间紧迫,到底有多紧迫?总不会是想国庆节开业吧?哈哈!”

  “哈哈!”众人都笑了起来,这些人大半都是装饰行业的老人,身处的这个工地虽然可以看出来,确实已经完成百分之八十左右,但是工程的收尾最是烦人,也最费功夫和时间。

  这个工程的收尾,明眼人已经看出来,人手足够的情况下,至少要二十到三十天不停的加班加点才能完成。毕竟工序与工序之间的交接是要时间的。

  比如扇灰工序,必须要等第一遍腻子干了以后才能刮第二遍,第三遍干了以后才能打磨刷漆。

  最要命的是强弱电项目,因为前期布线布管不是自己做的,很多装修工程的通病就是不完全按图纸走线。接手的人查线,运气好的几天就能查清楚,运气不好的可能要重新布线呢。

  国庆节距离现在只有六天,即使几百人堆进去,日夜不停的施工,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完成的。

  因此,所有人都知道秃顶中年说的是玩笑话,不禁都大笑起来。

  伍玥神情严肃,“没错!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我的店能够在国庆节那天早上开业,开业典礼十点整开始。”

  “呃!”众人笑容还没敛去,就如被人卡住脖子一般,尽皆目瞪口呆。

  秃顶中年讪讪道:“伍总,你开玩笑吧?就算神仙来了也做不到啊!”

  众人也不再看报价表了,都目不转睛看着伍玥,希望她说出来刚才的话是开玩笑的。

  伍玥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工程没有难度,我为什么要给你们让利这么多?钱我还可以再加,但是开业日期绝对不能改!因为我们早就已经把广告打出去了。不瞒诸位,绿洲装饰就是因为工程进度太慢,不能按时完成工程才被我驱逐出场的。”

  这时就有人想起来了,这段时间,东雅本地的电台电视报纸,确实都在连篇累牍的发布渔人码头新店开张酬宾的广告。

  就连林秋都偶尔有看到或听到,只是没人提起一时想不起来而已。

  刚才跃跃欲试的人,这时都不约而同泄了气。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谁有兴趣?

  众人在私下交流,林秋也在询问系统:“系统大哥,这个工程六天能不能完成?”

  系统:“六天正好是一个工程所需要的最低天数,可以完成。”

  得到这个答案,林秋心中并不诧异,因为他对系统越来越熟悉,也对系统的能力越来越信服。

  林秋:“需要什么条件?”

  系统:“需要对原设计方案进行优化,现有部分半成品需要拆除,全部使用成品定制方式,并且全部使用系统人工。”

  林秋:“价格?”

  系统:“渔人码头新店全屋定制,方案优化费用10000元,材料费158620元,一百人六天完成,人工费300000元,合计468620元,是否购买?”

  林秋微微摇头,“暂不购买!”

  弄清楚了价格和要求,就好跟伍玥谈条件了。他知道,这是自己的独市生意,是伍玥的唯一选择,其他人抢都抢不走。

  四十多万的成本,最终能赚八百多万,接近二十倍的暴利,傻瓜才不干呢!

  虽然这些钱大部分是映美赚了,但林秋也可以赚一百多万。而且现在他跟陆芊芊确定了关系,哪怕自己一分钱也不赚,也要帮她赚的。

  至于伍玥这边,他想打听一下,如果真是未来小婶,就按正常价给她做,如果不是,那就要大刀砍下去了。

  这时伍玥却在接听电话,林秋耳朵很尖,听见她说了一个熟人的名字,心中一动,连忙靠过去,仔细听听她在说什么。

  “冯海峰,你不用再说了,这个工程已经跟你们绿洲没有关系,你如果想要拿钱,就去法院告我吧!”伍玥声音清冷,没有任何情感流露,甚至连愤怒都没有。

  手机里面传来的确实是冯海峰的声音,“伍玥,工程要加钱不是我的意思,说到底我也只是打工而已,上面大股东压下来我也没办法。”

  伍玥冷冷说道:“说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你们耽误我太多时间,我早就应该让你们滚蛋的。”

  冯海峰道:“我承认这次绿洲做得不地

  .

  -->>

  道,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很明显我们的承包价报低了,不加钱做下来要亏损的。伍玥,以我们的交情你也不想让我亏损吧!这样我很难向公司交代的。”

  伍玥冷哼道:“哼!我和你这种无耻之徒还有什么交情?当时我听信你的花巧语,把工程签给你,你却让我蒙受重大损失。从一开始,你就故意报低价引诱我把工程签给你,然后在施工过程中又不断用各种方式来改方案要求加钱。我不同意,你们就不惜拖慢我的工期。明知道我已经把开业广告都打出去了,又用工期要挟我加钱!你们的无耻简直没有底线。”

  冯海峰道:“我承认,公司承揽工程是用了些不恰当的方式,我难辞其咎。不过,很多公司都是用这种方式承揽工程,又不是只有我们这样做。况且你们伍家也不是出不起这两百万,为什么就是不松口?要不是你坚持,这个工程早就完工了。以我们的交情,你难道还在乎这区区两百万?”

  伍玥气得浑身发抖,“冯海峰,你无耻!你自己的责任倒怪到我的头上来了!这么说,我就该平白无故给你送两百万?”

  冯海峰道:“好吧!撇开我们的交情不说。在商商,难道你就不想国庆节开业吗?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除了我们绿洲,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能够让你的三号码头在国庆节开业!”

  伍玥:“”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