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谣永久 第1405章 什么叫我不行

小说:伴谣永久 作者:顾安童司振玄 更新时间:2021-10-18 13:0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嗯。s.xinqing100.”以为她总算是冷静了,祁漠赞许地拍了拍她的手臂,同时示意,“放手吧,我没空帮你‘解决问题’。”

  她急着糟蹋自己,这没问题。可是他祁漠,还没沦落到成为用来糟蹋的“工具”吧?

  心中有些愤懑,他在她松手的下一刻起了身,站到了大床之外。

  而她也慢吞吞地爬起来,摇晃着想要往外走。

  “你干什么?”祁漠的眉头一皱,看着她摇晃踉跄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你去哪儿?”

  “哦,没关系的。”她还能维持一贯的礼貌,也不挑剔,直截了当,“你如果不行的话,我可以找别人。”他没有空的话,她找其他男人也一样。

  她无心的一句,殊不知那句“不行”,在男人耳朵里是一种何等的刺激?

  祁漠猛地抬脚追上去,扣住她的细腕用力一拉,将她整个人再度甩shang床面,这次他覆压上去,以一种极度威胁的姿态撑着床面,俯瞰着她一字一句地询问:“什么叫‘不行’?”

  他没吻她,碰她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行不行。

  乔桑榆迷糊着不知如何应对,只是在他的身体覆压上自己的时候,反射性地往旁边滚了滚,想要让给他一个位置,却被祁漠拉回来,张手张脚地平躺在她身下。

  “嗯?”她困惑地抬头看他。

  “脱啊!”祁漠对她的床上反应有些无语,这么青涩又木头的床\\技,她当真是混娱乐圈的吗?还是习惯了这种时候被男人“服务”?

  可他像是会为她服务的人吗?

  低咒了一声“麻烦”,祁漠微微支起身子,大掌主动寻到她的腰际,掀开衣物去解她的腰带……她的腰身纤细柔软,皮肤细\\嫩光滑,让祁漠的心神微微一荡。

  不可否认,她的身材很好!皮肤也……很好!

  褪去她一身的外套衣裤,床上的乔桑榆只着内、衣、裤,尽显完美的身形……祁漠只觉得喉头微微有些干涩。他想:一定是刚刚扳动她花了不少力气,要不为何明明开着恒温空调,他还觉得热呢?

  “环着我。”他的呼吸微喘,气息已经明显开始不稳,大掌握住了她的细腕,往自己的身上放,“帮我脱。”

  也该她了!

  “哦……环……”她口齿不清,闭着眼睛喃喃地应,小手乖顺地探入祁漠的睡袍,去抱他精壮的背。可是她抱不住他,于是手掌无意地在他的背上摩来摩去……

  仅仅是如此皮肤摩擦而过的简单触觉,祁漠还是舒服得吸了口气。

  他躬身,正想调整一个更适合彼此的位置,却没想到前一刻还温顺的小手,后一刻却像猫爪一样突然伸出尖利的爪牙……他只来得看到她的眉头不耐地一皱,然后陡然用指甲,狠狠地剜了他一道。

  祁漠抽了口凉气,yu望顿时消了大半。

  “你干什么?”他扶正她的脸颊,钳制着她的下巴用力摇晃了一下,“乔桑榆,你故意的?”她到底醉了没有?

  然后,他就发现她是真的醉惨了!

  “啊?”她被点名,才睁眼看过来,双眼中尽是迷离,甚至连身处何方都忘了,“你叫我……干什么?”

  “你的手!”他微怒,拉出她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抓我干什么?你的床上习惯?”

  “手……”乔桑榆眯着眼睛盯着自己的手,却没听明白祁漠的问题,很快又默默地闭上眼睛,低喃了一句“手”,似乎又陷入了酒醉的梦里。

  看来,是真的醉了。

  “算了。”祁漠趴在她身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气闷了许久,索性将她的胳膊扔到一边,“……还是我来吧。”

  ***

  由他主导,不需要她的“回应”,能乖乖配合就好。

  他俯身下去,扣住她胸前的柔软,开始轻轻地揉,继续为自己找感觉。长指绕到她的后背,指尖轻微一抵,便推开了那排金属的暗扣,于是那粉色的一点一并出现在他眼前……

  他的呼吸一紧,将它也包裹在掌下,却不由加快加重了揉捻的力道,让它在自己掌下更红润,更挺li。

  很快,他便再度血脉愤张。

  原以为可以顺利地直捣黄龙,但是在他蓄势待发的时候,却还是遇到了瓶颈。相当大的瓶颈!她连配合都不会!

  “撑开啊!你这样我怎么做?”

  “这边放松,抬高一点!”

  他的指导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她的身体僵硬着,根本不知道如何配合他的需求。祁漠有些恼然,身为一个男人,他甚至想强着做好了!尽快弄完就好!

  可是她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声——

  “祁漠?”她抓了抓他的胳膊,这回倒是认出了他是谁,迷离的眸中带着诚恳和无助,“我想吐……”

  “嗯。”他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额头上已带着一层清晰的薄汗,依旧专注着用力,想要把di裤从她的身上脱下来。对于乔桑

  .

  -->>

  榆的话,他完全报以忽略的态度,淡淡地又补充一句,“做ai的时候,别说这种恶心的话。”

  可是,下一秒——

  “呕……”.

  “碰!”

  祁漠从浴室出来,狠狠地甩上浴室的门,愤怒的情绪都在关门的巨响中。

  他终于“再次”把自己清洗干净!却也彻底失了所有的yu念。他真的是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描述她的精准——她能准确地保证只吐在他的身上和床下,根本不弄脏她自己和大床……

  他真是服了!

  乔桑榆,你故意的吧?

  他蹙眉转头过去,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已钻入被子里,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看样子是睡了过去。祁漠懒得和她再计较,只是有些不忿:乔桑榆,你一开始就睡觉不行么?非要惹出那么多事来!

  祁漠心里想着豁达,面色却依旧难看,他在房间里踱了几圈,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刚拆开的那个酒店的“用品筐”——这都是酒店准备的附加用品,刚刚他拆开,从里面拿了个t,但是没有用……

  他抬脚过去,心烦地从里面捞了一包烟,点燃了狠吸一口。

  “叩叩!”

  缭绕的烟雾从口中喷出来的同时,房门上传来轻微的叩击声。

  “祁少,”接着,下属的声音便从门外响起,“您要的衣服,我送过来了。”

  “知道了。”他轻应了一声,直接灭了烟,过去开了门,却在接过下属手中袋子的下一刻,冷然地瞥了一眼示意,“你在外面等着。”

  “呃?”

  正打算汇报的下属一愣:为什么要在外面等?……

  他以最快的速度换完了衣服,又恢复了那个俊逸清爽,气质卓绝的祁漠。

  抬脚想要离开,却在眼角的余光扫到她时,他又不由停了脚。

  乔桑榆还睡着,她对于外界的一切完全无知无觉,只是刚刚似乎动过,一条腿这回伸出了床外……她的睡相,似乎不怎么安静。

  “走了。”他走过去帮她拉好了被子,说出她根本听不见的告别,看到她的眉头紧锁着,眼角似乎还带着泪光,他不由走上前,用指腹帮她一一抹除,“好吧,刚刚的建议是骗你的……用不着那么拼。”

  “多爬几个男人的床”这种方法,的确不是适合每一个人。

  她听不见,只是反射性地躲了躲,侧头避开他的指尖。

  祁漠失笑。

  他索性张开五指,肆意地在她的脸颊上拍了拍:“有什么好躲的?要是我刚刚不怕恶心,我们都已经做完了!这回算是你欠我的!不过……”

  祁漠起身,眼底的笑容逐渐收敛,话锋一转:“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

  ***

  走出房间,他的眸色已恢复冷清和暗沉。

  她只是一个“插曲”,在他的生活中并不能影响半分……

  “祁少,飞机已经在等了,您先上车吧。”下属加快了脚步跟上祁漠,在一旁说着,“我去帮您把房退了。”

  这样比较节省时间。

  可是,他刚想转去前台的方向,原本在前面走得飞快的祁漠陡然停脚,转头喝住他:“退什么房?直接跟上来!”

  “但是……”

  “我赶时间。”祁漠拢了拢外套,不给下属任何反驳的机会,话题索性一转,“g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哦,是这样……”

  下属立马又追了上去……

  翌日。

  乔桑榆睡到很晚才醒,刺眼的阳光照射到了她的眼睛,她低吟了一声,想要用手去挡,稍稍一动,便清醒了所有的神经,然后猛然翻身坐起——

  头疼欲裂!

  她这是在哪儿?

  昨晚怎么了?为什么……她没有穿衣服?

  记忆渐渐回笼,她想起来昨天去的酒吧,想起来自己一心买醉,想要找小清哭诉,但最后来的却是祁漠。然后,她记得祁漠带她来了酒店……

  记忆中最后的那点印象,是祁漠撑在她的身上,而她难受得想吐。

  然后,她完全想不起来了,好像一整夜身下都是涩涩涨涨的痛……

  乔桑榆猛然掀开被子!

  纯白色的被面上可见清晰的血痕,很大的一块,到现在还是湿的……她来大姨妈了!乔桑榆一时间有些无措,烦躁和无措的情绪接踵而来:所以她到底是和祁漠做了,还是没做?

  这些血,是大姨妈?还是里面夹杂着她的第一次?

  她想不起来!

  也根本不会打电话问他!

  所以到底是怎么样?乔桑榆愤然地一拳捶在床上。

  眼角的余光偶然看到放在床头柜上的东西——那是一个撕开的t,塑料的包装已经被扯开,但是里面的东西却还好好的放在塑料包装上,显然没有用过。

  她的眼中涌起一抹希望:没有用过?是不是代表他们没有做过?

  但是下一刻她只

  .

  -->>

  觉得更恶心!

  如果祁漠没有用t直接做了……她觉得更恶心!

  况且,她都已经这样了……有记忆的那一段,她就已经没有衣服了!做和没做还有什么区别?

  她没办法为自己洗白……

  乔桑榆花了好久的时间清洗自己,又花了好久的时间把昨天的衣服穿回身上,然后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她从未那么疯狂放纵!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