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谣永久 第1404章 不如做点什么

小说:伴谣永久 作者:顾安童司振玄 更新时间:2021-10-18 13:0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

  刷开套间的房门,祁漠抬脚进去,直接用力一甩,将肩上的人扔上了床。s.xqianqianxs.

  “唔!”

  身体重重地撞shang床面,又重心不稳地在床垫上弹跳了一下,乔桑榆不禁发出一声低吟,脑袋也从迷糊中清醒了几分。她兀自趴着,嗓音哑哑地低喃出声:“干嘛?”

  祁漠正在一边脱衣服。

  他去英国奔波了一趟,回来又去那种“脏乱差”的地方搭救她,都没来得及休息整理……他需要洗个澡!听到她低哑的嗓音,他头也没回,也没仔细搭理,只是淡淡地答:“不干。”

  他没空。

  专机今晚直飞g市,他等下属送了衣服过来,就会赶时间离开……

  把她留在大床后,祁漠径自去了浴室,淡定地洗了个澡,脑袋里还在想着关于g市的那些安排……良久,他才围了条浴巾出来,径自回了卧室,翻找出酒店提供的浴袍。

  他的身上还挂着水,晶莹的水珠一路滚落,经过紧窄的腰身,被那纯白的浴巾汲取,引人无限遐想。

  本想直接解开浴巾套上浴袍,手都放在了腰间的那个横结上,祁漠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房间里还有一个人!那个刚刚被他带进来,任意扔在床上的人。

  他不由回头看了一眼——

  她还在。

  却不是刚才的姿势。她趴在床上,身体微微蜷缩着,整颗脑袋都向下埋入被褥中,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纤瘦的肩膀一下又一下地抽动着,像是在哭泣。

  “我换个衣服。”他开口,在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的解释似乎有些莫名。他为什么要向她解释?这是他开的房间!而且他刚刚已经说过“不干”了。

  尽管如此,面对一个似在抽噎的女人,祁漠终究也只能无力地耸了耸肩,去浴室换了睡袍,然后再折返回来。

  她还是刚才的模样。

  “你别把自己憋死了。”望着那颗闷得密不通风的小脑袋,祁漠戏谑着嘲讽了一句,却没等到她任何伶牙俐齿的反击。今天的乔桑榆,不像是他认识的模样。

  他在原地顿了数秒,终究是皱了皱眉,忍不住跪shang床沿,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扳转过来:“乔桑榆……”

  说话的同时,他看清她哭泣的模样。

  她的脸色因为抽噎和缺氧憋得微红,双颊上尽是晶莹的泪痕,眼眶里蓄满了泪水,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红的……她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在疗伤的时候却被人突然翻转过来,于是所有的脆弱都展示在人前。

  “不要……看我……”即使是醉酒,她也骄傲着不想将眼泪展示于人前,伸手想去擦,想去挡,却被祁漠更快一步拦住。

  “别抹了!”他扯下她的手,动作不甚温柔地丢在一边,目光很是嫌弃。可是在下一秒,他却主动从床头抽了纸巾过来,扶住了她的脑袋帮她擦眼泪,口中还在喃喃地嫌弃着,“都脏成什么样了……”

  祁漠没细究自己这个本能的动作,下意识地认为这是“对脏污的零容忍”,他向来见不得不干净。所以她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他帮忙“抹一下”很正常。

  而在乔桑榆的潜意识中,他却成了种依靠。

  他的动作不温柔,抹眼泪的动作又狠又重,摩得她的脸颊都有些发痛。可是在这所有人都归责于她的大环境里,一个肯为她抹眼泪的人,显然成了唯一的依靠。

  “我……”她呜咽了一声,忍不住又掉下泪来,醉酒的脑袋根本分不清眼前的人,只是下意识地抓住他浴袍的袖口,“明明是他悔婚,所有人都怪我……连我哥哥都骂我……”

  她只是当时表现得坚强了一点,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是她的错?

  “嗯。”祁漠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袖口被她湿答答的掌心抓住,他的俊眉微微蹙了蹙——想到这是酒店的衣服,再抓脏也没关系,他才微微有些释然。

  然后,他继续专心“抹除污渍”,懒懒地回应几乎崩溃的她:“你很可怜。不过我很忙,没空听你的感情史。”

  乔桑榆显然也没指望他在听。

  她只是需要一个契机,能够把压在心里的话讲出来。眼前显然就是一个契机:“当年他背叛我,我什么都没做;这次他中午悔婚,我也什么都没做……明明主动权都在他手里,为什么被骂任性的永远是我?我到底对不起他什么了……”

  她不甘,她难过。

  她明明是受害者,是需要被安慰的那一方啊。

  祁漠勾了勾唇角,从她断断续续的哭诉中,总算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事。简单概括就是:被甩了?哦,不对,应该是“又”被甩了……

  还以为多大的事?

  不过是无聊的男\\欢\\女\\爱。

  “不如你也做点对不起他的事?这样你们就扯平了。”祁漠闲闲地建议,他丢开了手上的纸巾俯身下去,手指钳制住了她的下巴,视线直视着她迷蒙的眸,继

  .

  -->>

  续误导着她的思维,“比如骗光他的钱,再比如多爬上几个男人的床……你马上就更对不起他了!”

  她不知听进去没有,只是在他说后半句的时候,目光明显空荡了一下。

  祁漠没继续,说到这里,他松手放开她,想要起身离开,她却突然抓住了他,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那……来吧!”

  来?

  来什么?

  祁漠怔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她的要求,不由莞尔失笑。

  他该夸她受教?还是该损她没判断力?

  “喂!”他好笑地拍了拍她的脸颊,“你现在认清我是谁了吗?知道在跟谁提要求吗?”在路上的时候,她可是把他当成小清抱了很久;后来认出他的时候,她可是咬了他一口才睡过去的。

  现在分得清是谁了么?

  “你……”乔桑榆竭力睁大了眼睛,混沌地思维辨认了许久,才终于挤出两个字,“祁漠。”

  但是认识他,并不代表她的道德观和是非观清醒。

  现在的她,只是停留在叫出他名字的基础上而已……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