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谣永久 第1403章 婚礼取消

小说:伴谣永久 作者:顾安童司振玄 更新时间:2021-10-18 13:0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到家,乔桑榆没下车。s.xqianqianxs.

  乔天擎在锁了车之后,才发现她没有跟上来。他低咒了一声,又大步折回去,开了车锁后直接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喂!回魂了!”

  “啊?”乔桑榆在愣了一秒之后,立马展开了笑容,张开手臂撒娇似地恳求,“哥,你背我进去吧。”

  乔天擎警惕地蹙了蹙眉。

  “你背我吧!”她跳下车来,纵身一跃主动趴上乔天擎的背,“哥……我累死了……”

  她真的快要累死了——

  心累。

  前面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先要经历明天,然后再进\\入一辈子……她看不到前方,更不知道未来应该怎么做?她只能肯定一点,她快要撑不下去了。

  “越活越回去了。”乔天擎没和她计较,索‘性’背着她进去,把她丢回了房间……

  ***

  乔桑榆几乎一夜未眠。

  在这个贴满“囍”字的房间里,她了无睡意。她想了很久,包括自己想彻底任‘性’一回,和小清已经准备好了全盘计划:明天礼堂的侧‘门’会有一辆车,小清会帮她掩护,她能从侧‘门’出去,迅速逃离。

  可是现在,她突然又不想走了。

  就像哥哥说的那样:如果贸然逃婚,影响会有多大……她不能给家里人留这么大一个烂摊子!

  长叹了一声后,乔桑榆终于定了神。

  小清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她迟疑了数秒,只能编辑了短信,一字一句地发过去:“来参加婚礼吧,只是来参加婚礼。”……

  翌日。

  按照事先的安排,乔桑榆一早就得起来,化妆师早上六点就到,化妆‘弄’造型再换上婚纱,八点半就得准时出‘门’……时间很赶!

  “怎么黑眼圈这么重?”负责化妆的还是以前跟着她‘混’娱乐圈的小井,一个‘挺’单纯老实的小姑娘,看到她的憔悴,满脸都是心疼,“桑榆姐,我几天不见你,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以前赶通告很累的时候,她都没如此没‘精’神过。

  “没事。”乔桑榆牵强地笑笑,不做解释,一语带过,“多涂点遮瑕,让人看不出来就好。”

  “桑榆姐,你老公到底是什么人啊?”小井一边帮她上妆,一边好奇地询问着,“我现在见不到你,在圈子里也打听不到你的消息……你怎么说退出就退出,还隐藏得那么好?”

  “他啊……”乔桑榆微笑,“你一会儿自己看吧。”

  她已经无法形容自己“‘乱’七八糟”的婚姻。

  ***

  她像是赶赴刑场的人,一分一秒,等待着处决的降临。

  可是……没有来!

  蒋家的车队,原定于早上八点到,可一直等到八点半,都没有来。乔家‘门’口的鞭炮放了一大堆,围观的人也已经站了一大堆,就等着婚车过来接人的时候,闹腾一把……

  可是人呢?

  乔桑榆被催了下来,主动站到楼下等蒋旭扬,她的脸‘色’已是极不好看了。

  ***

  终于等到八点四十五,迎娶的车队才浩浩‘荡’‘荡’地过来,亮眼的双座跑车开在最前面。蒋旭扬从跑车上下来,穿着西装,手拿捧‘花’,风度翩翩。

  只是,他的脸‘色’也有些僵。

  “新郎发红包啊!”

  “进去求婚送‘花’啊!”

  “……”

  众人立马闹腾起来,按照风俗一道坎接着一道坎地让他过。等到他终于走到乔桑榆面前,众人才彻底安静下来,屏息以待——一般,这个时候,新郎会说一段感人的告白,然后将捧‘花’送给新娘,众人会一同见证这段浪漫。

  可是乔桑榆跳过了这一段。

  “很晚了。”她直接拿过他手上的捧‘花’,面‘色’冷清,“直接走吧!”

  说完,她不理会错愕的众人,也不牵上蒋旭扬的手,就这么毫无甜蜜地走在前面,直到跨出了‘门’槛,才转过脸来催促:“蒋旭扬,你来开车啊!”

  她讨厌这种拖拉的“甜蜜”。

  ***

  蒋旭扬追了上去,他坐上了驾驶位,却没有急着开车。

  “桑榆,其实……”他的声音平平静静的,带着些许的沙哑,显然也是一夜未眠,“我刚刚准备了一些话,想要和你说。”

  又是和昨晚送戒指一样的那种话?

  毫无意义!

  乔桑榆几乎在一秒内将他全盘否决,冷冷地打断:“你能不能先开车?时间很赶。”

  “不!这些话我一定要说完!”他转向她,眼底写满了专注和认真,外面的人已经开始放鞭炮,他却丝毫不受影响,“你不想嫁给我,我感觉得到。我一直想找一个机会,和你重新开始,这次重逢后的每一秒钟,我对你都是认真的……我知道这场婚姻很突然,你不想要,我……也不想…

  .

  -->>

  …”

  外面的鞭炮声停歇,她正好更清晰地听到他的下半句:“今天的婚礼,算了吧?”

  车内瞬间陷入死一样的寂静。

  车外也是一片寂静,他们听不到车内的谈话,只是好奇地往这边看:鞭炮都放完了,婚车怎么还都不走?

  “桑榆?”见她不出声,蒋旭扬又喊了她一句。

  乔桑榆豁然起身,推开车‘门’径直走了出去。

  ***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就像当年的空白一样,但是具体的感觉又不同。

  乔桑榆解释不清此刻的心情!

  她只是快速地下车,提起裙摆快速地往自己房间里冲,进屋第一件事就是反手锁上房‘门’,然后拼命地脱自己的婚纱!力气用得太大,纱裙发出“撕拉”的碎响,被扯出了一个明显的‘洞’……

  畅快!

  是她唯一的感觉。

  又难过、又畅快……

  楼下传来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应该是蒋旭扬的车队离开,跟着楼梯上便响起纷‘乱’的脚步和嘈杂。她的房‘门’被重重地踢了两下,爸爸的怒吼出现在房‘门’外:“乔桑榆,你出来说个清楚!为什么蒋旭扬说婚礼取消了?你跟他说了什么?”

  “桑榆,开‘门’!”

  “你不要太过分了!蒋旭扬那么好的男人你不要,你打算找谁?回娱乐圈找下三滥?”

  “你从小就没有听话过!”

  房‘门’被踹了好几下,那可怜的木‘门’差点被当场踢翻,爸爸总算是被劝解的人拉走了。乔桑榆不敢回应,只是蹲在‘床’边,用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耳朵……

  “乔桑榆。”半晌,外面传来乔天擎的敲‘门’声,他的话不多,正如他平时的方式那样,只留下一句冷淡的概括,“你让我很失望。”

  她终于难堪地落下泪来。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在委屈,可她就是忍不住——也许是因为蒋旭扬提出的取消婚礼,但所有人却都在骂她,她觉得委屈;也许是因为这份感情分开多年,她再尖酸刻薄,主动权却永远掌握在蒋旭扬手上,说娶就娶,说不要就不要……

  她算什么呢?

  她处于被动的地位,什么都不算。

  从头到尾,她好像连件货品都不如…………

  蒋家。

  还没来得及处理取消婚礼造成的‘混’‘乱’和尴尬,蒋家的家法就先落了下来——蒋家世代为政,家法一向甚严,像是取消婚礼这种“丑事”,蒋平涛早已暴跳如雷。

  一记又一记地闷棍打在蒋旭扬背上,他被打得脸‘色’发白,却依旧倔强地跪着一声不吭。

  “去!和乔家赔礼道歉!把乔桑榆接回来!”蒋平涛打得手都麻了,才愤然甩开棍子,拔高了声音怒吼,“今晚还按结婚的来!这次算我蒋家对不起他们,婚礼的仪式和面子我以后补给他们!”

  “我不去……咳!”蒋旭扬一开口,便咳出了血丝,却还态度强硬着不改口,“婚礼取消了!”

  “你!”蒋平涛一下子便又怒了,捞起地上的棍子想要继续打。

  “老蒋,别打了!儿子,你快走啊!”还是蒋母看不过去,使劲推搡着丈夫出去,“还有很多宾客要处理呢!那些宾客得安抚,先别打了……”

  她终于成功地推着蒋平涛一起离开。

  蒋旭扬跪在原地,他没有逃,也没有躲,他的眼中尽是决绝——他取消这次婚礼,是因为他对乔桑榆是认真的!他不想因为这场婚礼束缚住她,今天一旦他们走入礼堂,他这辈子都不会得到乔桑榆的爱……

  说重新开始,他是认真的。

  所以——

  桑榆,我们暂时不结婚,给我个机会,让我重新追你好吗?

  ***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