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谣永久 第1389章 爱你已成习惯

小说:伴谣永久 作者:顾安童司振玄 更新时间:2021-10-18 13:0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在一个多月后,才忍不住打了个电话回a市,是打给林曼的,她想打听爸爸的情况。s.xqianqianxs.爸爸和姑妈的关系向来不好,平时也没有任何的问候走动,所以她和林曼也变得很少联系……可她们已是她在a市唯一的亲人。

  林曼是哭着接的电话。

  “小清,你去哪儿了?舅舅犯了事被抓后,我去找了你好多次,你家空着,学校又说你已经毕业走了……”林曼着急地在对面劝,“你别想不开啊!舅舅的案子还没审,会有转机的。你回来吧?到我家里来!”

  还没审?

  小清松了口气,爸爸好好的,已是她最大的安慰。

  她把自己的现状简单地告诉了林曼,却遭到了她的一顿痛骂。她在第二天就赶了过来,拎着她出去长谈一番,然后给了她一笔钱:“去读书吧!就算不想和他有联系,也别把自己的人生毁了。”

  ***

  她自考进了c市的普通大学。

  和g市保送的大学相比,这里简直是天壤之别。没有很大的校园,没有长远的校史,甚至连个杰出的校友名人都拎不出来……这是她当初的成绩,看都不会看的大学。

  可是现在……

  现在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总算有了宿舍,醒着的时候学习、打工,睡着的时候躲在宿舍……她安全了,彻底安全了。

  只是她在学校几乎没朋友,所有人都鄙视她,以为她是高考没考上,又钻了自考的空子进大学的学渣,谁愿意和笨蛋做朋友?于是她用了两年的时间向全校证明,她很聪明,是成绩能鹤立鸡群的尖子。

  于是,她更没有朋友了。

  谁愿意跟学霸做朋友?都大学了,谁拼成绩!做作!

  ***

  再后来,毕业、找工作。

  她走入了社会,才知道文凭多么重要。她所在大学的毕业证,相当“底层”,找工作的时候跑得脚都磨破了皮,却依旧接收到了不少白眼。甚至还有过分的人事部面试官问了她的梦想后,嗤之以鼻地坦:“就你这种大学出来的,还敢有梦想?”

  她隐忍了无数,才终于找到了工作——

  广告公司法务部的文员,月薪一千二,包吃包住。

  她每天都会加班,每天都需要整理发送一大堆的文件,她常常会被白姐骂。她还被老板的司机追过,对方高高在上的直理由:因为你漂亮、也合适!你工资才一千二,小姑娘别太挑剔,跟了我算了!

  那时候,她才知道,在别人眼里,自己是多么平庸。

  那天,她把自己关在宿舍,哭了很久。

  因为委屈。

  她想起多年以前,爸爸第一次提起黎北晨这个“神话”,她还在旁边抗议着“爸爸我也很优秀”;她想起当年学校的保送名单上,她的名字排第一,那时候的她多么骄傲!可是现在,一切都好遥远……

  她好像这才意识到这么多年的艰辛和苦难,觉得自己真的撑不下去!她不想接受那个司机,也不想接受现在的自己!……

  她在梦里越哭越伤心。

  怎么会这样?

  她明明记得,她已经通过努力,转成了公司的法务,而且还考上了律师执照,她还加了薪,在外租了个房子……明明一切都好起来了,怎么会突然又退回了原点?

  梦里有个声音在说:再抗议,就退更多!直接把你扔回被黎北晨囚禁的夏天!

  不!

  她不要!

  ***

  强大的精神刺激,让小清豁然从梦中惊醒,猛地翻身坐了起来。

  原来是一场梦。

  卧室的光线很暗,周围一片寂静。她只需一转头,便能看到睡在旁边的黎北晨——他的双眸依旧紧闭着,但似被她的动静吵到,眉头微微皱了皱,手掌无意识地摸索过来,找到了她的位置,想要揽她入怀……

  很熟稔亲昵的动作。

  可小清刚刚从梦境中抽离,人醒了,思维却没有完全清醒。在那个截然不同的梦境里,她活得很艰难,对黎北晨还存在着蚀骨的恐惧和恨意……

  于是,在黎北晨的手揽过来的下一秒,小清反射性地抡起自己的枕头,直接朝他的俊脸上砸了过去。

  黎北晨瞬间被她砸醒。

  “啊?”看她坐着,黎北晨跟着手忙脚乱坐起来,“什么?”是不是她叫他,他没听见,所以才用枕头砸他的?

  “我睡太沉了……你想要什么?是不是肚子饿了?”黎北晨本能地道歉,清了清嗓子,迅速脱离将沙哑的睡意,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壁灯,“我去切水果。”

  她身体弱,怀孕后行动不便,也有诸多不舒服,他照顾她是理所应当。

  况且,就算她没有怀孕,对黎北晨来说:能照顾到她,也是一种幸福!毕竟,这世上他想照顾的,只有她一个,而之前整整六年,他想照顾也找不到她的所在……

  “……苹果好不好?”低问了

  .

  -->>

  一句,他捏了捏她有些迷惘,有些委屈的小脸,“等我。”

  说完,当真掀开被子要下床。

  小清这才总算是彻底清醒,所有的记忆都回笼,她对他是恨过,但是他后来找过来,一点一滴,让她重新爱上他……他们一起走过那么多艰难、误会。

  她不恨了。

  她爱他。

  “黎北晨!”她猛然叫住他,快速地扑过去,直接从后背抱住他,拖住他想下床的身影,“黎北晨……”

  清浅的低喃,涵盖着莫名的无助和庆幸。

  “怎么了?”他不禁察觉了她的异样,转过身子正对向她。

  她的手只是松了一瞬,便立马又扒拉上来,猛地扑入他的怀里,她的手臂抓得紧紧的,脑袋也死死地贴着他的胸膛……像考拉,也像八爪鱼。

  黎北晨莞尔,他倒不介意她的主动和亲近,正想反搂住她问个原因,却先一步听到她的声音从胸口传来:“我爱你。”

  很轻,很坚决。

  “我就想说这个……黎北晨,我爱你。”她重复,脑袋往他的怀中拱了拱,隔了一秒便不耐地开始催促,“你的反应呢?”

  黎北晨有些反应不过来。

  所以她大半夜地把他砸醒,就是想说“我爱你”?

  她的示爱方式还真是……脱俗啊!

  当然,这话他不敢跟小清说,她好不容易才肯说这么一句,他在唇角上扬之余,低头附耳过去,同样地浅声低语:“我也是。”说话的同时,他掰开她圈着自己的胳膊,稍稍拉开了一点距离后俯身下去……

  他想吻她。

  可是双唇刚刚相贴,他只来得及触及那片柔软,还没有更加深入时,小清陡然后退一下躲开,与此同时,他听到她的肚子明显地“噜”一声。

  “黎北晨,”旖旎瞬间被打破,小清的小脸上可见明显的赧然,“我好像真的有点肚子饿了……”……

  深夜两点。

  所有人都去睡了,厨房和客厅冷冷清清的。黎北晨站在厨房切苹果,小清便站在旁边看着:他的五指修长灵活,一手滚动着苹果,另一手的刀子便削出连贯的果皮……

  她越发觉得这个男人完美,正如六年前一样,是个神话。而这个神话却走下神坛,大晚上给她削苹果。

  “很饿啊?”被她如此炯炯有神地盯着,黎北晨不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削完了苹果交给她,“我再去帮你热点牛奶,你吃完苹果可以喝。”

  孕妇的书籍他扫了几本,得知孕期多喝点补钙的牛奶,对大人孩子都有好处。至于眼前啃苹果的这位……她似乎不怎么知道。

  “黎北晨,我刚做了个梦……”小清跟在他身后,忍不住把梦境分享给他听,最后总结,“……其实你找到我的时候,我的日子刚好过一点。”

  黎北晨抿了抿唇,眉头微微蹙了蹙,没说话。

  “以前我很穷的啊!”小清也不想把气氛搞冷,于是话锋一转,半开玩笑地和他提,“要不然,说不定我见到你的第一句话,就是想问你借点钱。那个时候如果我真说了,你愿意借吗?”

  “叮咚!”

  厨房的微波炉发出一声脆响,她的牛奶好了。

  “这种梦以后少做。”黎北晨揉了揉她的头发起身,“我去拿牛奶。”

  他大步走向厨房,直走到微波炉前,他的拳头才松了松,颓然地叹了口气,然后拿出牛奶。他很想告诉她实情——小清,幸亏你当时的日子好过一点,要不然,他真怕会控制不了自己……

  她原本,可以很优秀很好的。

  ***

  “我们聊聊吧。”小清填饱肚子,却没什么困意,缠着黎北晨开始询问,“我都从来没问过你,我走了以后,这六年你过得怎么样?跟我讲讲你,好不好?”

  她想知道:他是怎么一步步过来的?

  “过得一般。”他却惜墨如金,高度概括的一句话,回答了也等于没回答。

  “具体点呀!”小清不满,拽着他的睡衣,索性坐到他身上,“比如你都干了什么?”

  “找你。”更加概括简短。

  他的眼里透射着明显的执着和认真,平平静静的两字“找你”,却让小清的鼻子不禁有些泛酸。那个时候,她不懂黎北晨爱她,现在懂了,却难以想象他是怎么支撑过来的?

  “后来呢?”她喃喃地询问,嗓音有些哑。

  “后来?”黎北晨却是莞尔一笑,伸手抱了抱她,“后来就找到了啊。”直接跳到结尾,这六年的心酸他闭口不谈。小清一愣,刚刚培养的情绪就这么烟消云散,忍不住一拳揍上他的肩膀。

  “黎北晨!”她懊恼,“我是想问具体点的啊,比如说说你的胃?”她记得管家说他的胃不好,他在很久以前也顺口一提,‘你刚走的时候,没好好吃饭’,她想知道具体。

  “胃也有点饿了。”他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捞起桌上她吃剩下的半个苹果,“你不吃了吧?剩下的正好给我。”

  .

  -->>

  说完,“卡擦”地咬了一口,清脆有力。

  小清彻底无语!

  简直不能好好聊天了!

  “黎北晨!!”她气恼地转脸,想要从他膝上移下离开,郁闷得今晚再也不想搭理他。可他却又先一步拽过她,将她重新拉入自己怀里,淡淡出声:“好,我说。”

  ***

  “……后来开拓了欧洲市场,占比百分之……”

  他的确说得很“具体”,公司这六年的发展,甚至是关于商业机密的内容,他都直接说给她听,细节还带讲解……终于把小清无聊到睡了过去。

  她的头耷拉着,最后直接靠上了他的胸口,他能听到她均匀平稳的呼吸。

  她睡着了。

  黎北晨这才噤了声。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