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谣永久 第1065章 何必兜圈子

小说:伴谣永久 作者:顾安童司振玄 更新时间:2021-10-18 12:15: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华慕起身,平静中带着一些感性,他缓步朝谷灵安走来,嘴角渐渐浮现起了一个善意的笑容,“灵安,谢谢你。”

  “这没什么好谢的!”谷灵安心虚的看了华慕一眼就快速把目光别到了谈羽甜的脸上,“我本打算让她死一回的,没想到谈羽甜有自知之明,既然死过一次了,我心里的怨气也就散了,所以我自然会放手的。”

  谷灵安有些赌气的说着,脸上却飞起了一抹红晕,华慕浅笑着看着她,一只手臂随意的揽过了谷灵安的肩膀,“我知道,你心里还是在乎这个妹妹的。”

  ……

  谷灵安甩开华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什么妹妹!哼!”谷灵安转身快步朝房门走去,推门之前,她转过头,恰似无意的回眸一瞥,脸上的表情却尤为复杂,“华慕,我们就明天民政局见吧,毕竟这个决定是我瞒着父母做的,如果一旦被他们知道,估计这婚也就离不成了。”

  谷灵安冷冰冰的丢下这句话,啪的一下甩上了病房的门。门内,华慕依旧淡淡的笑着,比任何一刻都轻松和欣慰。

  ……

  “怎么样,灵安宝贝,这回应该如你的心愿了吧!”闻晋谦看着谷灵安进门,一脸甜腻的围了过来。

  闻晋谦人刚近身,谷灵安一只手臂抵住了他的胸口,男人错愕着迟疑了一秒。

  “啪!”

  闻晋谦完全没防备的挨了女人一巴掌,人也跟着惊的微微张开了嘴巴。

  “闻晋谦,你个小人!如果你想要我的命你可以直说,何必兜这么大的圈子,现在我人就在你这里,你想杀了我就当着我的面来好了。”谷灵安气愤着胸口一起一伏,但是不难发现这气愤里还夹杂着无尽的失望。

  闻晋谦彻底蒙了,这件事情他完全是按照谷灵安的意思去做的,而且陆霏霏那边汇报过来的消息来看,事情已经成了,谷灵安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灵安……”闻晋谦收敛了一贯的笑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想要伸手抓住谷灵安的肩膀,却被无情的推开了手臂。

  “闻晋谦,如果你一开始就冲着我来,为什么没有坚持下去?你每天陪着我到处玩,请我吃我最喜欢的零食,你的鲜花,你的……这一切都是假的,你真的很恶毒,想要我的命,也要再这之前俘虏住我的心,这样更加痛快是吗?”

  谷灵安倔强的表情渐渐化成了悲戚,她眼底翻起了水光,看着面前的男人,倔强的要紧了牙齿。这样的表情,让闻晋谦跟着心疼,但是他却不知道要如何去解释。

  “没错,我是已经开始喜欢你了,你可以满意了吧!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再没有谈羽甜也没有任何人帮我挡下了。”

  谷灵安说完这句索性闭上了眼睛,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但是闭着的眼睛两侧,汩汩的流下了两行的泪水,整个人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么站着,许久,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灵安,你这到底是要做什么!”闻晋谦被这一顿吼,搞得头上生疼着,她看得出谷灵安并不是无理取闹,她的泪水甚至让闻晋谦的心隐隐的痛着。尽管她说她喜欢上了自己,却并不是带着笑容的……

  谷灵安张开泪眼婆娑的双眼,语气已经冷到了冰点,“你还要演下去?或者你只喜欢背后捅刀的把戏。”谷灵安轻蔑的一哼,嘴角挂上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灵安,难道你不知道我对你的心吗?你为什么要说这么伤人的话?的确我恨华慕不假,如果不是他们华家,我父亲就不会坐这么长时间的牢,但是至始至终我对你的感情并不是假的,难道你丝毫都感觉不到?”闻晋谦也是有点急了,他可以被骂,但是却不是这样的嘲讽,让他有一种心如刀绞般的痛。

  “让我喜欢上你,然后再让车子撞死我么?”

  闻晋谦面色一滞,“你说什么?”

  “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做得还真的很好呢!我就知道你怎么舍得对谈羽甜下手,不过你应该没有想到,是谈羽甜为我挡下的那辆车,还真的是没有如你的意了!”

  闻晋谦一把抓住谷灵安的手臂,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挣脱。

  “痛!你放开我!”谷灵安来回的甩着手臂,但是面前的男人却想一个定住的雕塑一般,丝毫都没有反应。

  许久,闻晋谦才试探着问出一句,“你的意思说,那车时打算撞死你的?”

  谷灵安嗤笑一声,讽刺的目光在闻晋谦脸上来回的扫着,闻晋谦身上一个冷战,人也跟着清醒了过来。

  “怎么样,你应该没什么话可说了吧,闻晋谦,你虚伪至此,算我瞎了眼。不过以后请你不要再动谈羽甜了,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找我来就好,我随时奉陪!”

  谷灵安好大的一股力气挣脱了闻晋谦的身体,她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闻晋谦的别墅,身后只留下那个依旧怔仲着的男人。

  “嘘……”长长的一口气,闻晋谦仰头闭上了眼睛。为什么会这样?那陆霏霏不但跟自己是合作的关系,而且她跟谷灵安不

  .

  -->>

  是十几年的好朋友么?

  上一次绑架,闻晋谦就是被动接受的,因为陆霏霏以自己的身份威胁了华慕,尽管这让闻晋谦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毕竟两个人的目的是一样的,那次的事情,闻晋谦勉强那么去做了,而这一次,闻晋谦无法容忍,陆霏霏可以针对所有人,只是除了谷灵安。

  闻晋谦想到这里快速睁开了眼睛,双目已经染红了一片。

  ……

  金融街一桩高入云霄的办公大楼门前,闻晋谦依在车前紧盯着门口进进出出的人。陆霏霏一身藏蓝色的职业装,脚下踩着8厘米的恨天高,疾步朝这边走来。

  “你怎么来这里了,我们不是说过的,有事情用电话联系?”陆霏霏离得近却站在了车子的尾部,像是无意间往马路上张望一般,形色十分的小心。

  闻晋谦翻转身体,毫不避讳的面朝了陆霏霏,这更让女人紧张的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想报复的人并不是华慕,而是那两个女人,对吗?”闻晋谦嘴角含笑,目光却是十分的冷冽,陆霏霏只听这一句,人就果断的转头过来,讶异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她半启双唇,目光里有些躲闪,“难道你喊我出来就是为了这个问题?这个灯我下班以后再说,我会主动联系你的。”

  陆霏霏回避了闻晋谦的话题,转身打算回去办公楼里,她离开前还不忘四下张望,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闻晋谦几个大步,一只腿挡在了陆霏霏的前面,陆霏霏踩着恨天高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了马路上。

  闻晋谦低头,嘴角讥讽的笑意丝毫不遮掩,“陆霏霏小姐,你急什么?好像你刚才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见面如果被灵安还有其他人知道了会是什么结果?难道你不怕所有的事情都暴漏了吗?”

  陆霏霏急的脸色有些红,这里离谷家的医院并不远,离华慕的公司也是近在咫尺,无意是最危险的。

  闻晋谦不紧不慢呵呵一笑,伸手扶起了陆霏霏,但是却根本不打算放她走,他一把把陆霏霏拉倒自己的胸前,双眼眯起在这女人的脸上打量了一遍又一遍。

  “你……你想干什么?闻晋谦你今天真的很奇怪,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回答我。”

  陆霏霏轻咬了嘴唇,目光尽管闪躲,但是好像怎么也躲不过眼前的男人,“是,我承认,我没打算对华慕做什么,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你想要报复他,一定要从他身边的这两个女人下手的,在这方面,我们的目的向来不都是一致的吗?”

  “你爱华慕?”

  陆霏霏脸色顿时煞白了一片,“你胡说什么……我听不懂。”

  “真的听不懂吗?能对十几年的朋友下手,不是为了男人还能为了什么呢?”

  陆霏霏开始慌张,手臂不断挣扎着,但越是这样,闻晋谦抓的越是死死的,到最后陆霏霏恼羞成怒的急了起来,“你快点放手,是!我就是为了华慕怎么样?想嫁给他,无论是谈羽甜还是谷灵安,都去做梦好了!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这次我让你找人去撞谈羽甜,你就擅自换成了谷灵安?”

  陆霏霏不语,闻晋谦暴怒一声,“说!”

  陆霏霏被吓得身子一下子瘫软了,紧接着她慌张的四下张望着,脸上的表情无助极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只是心急而已,你放心我下一次一定会跟你商量的,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真的很害怕……”

  闻晋谦手臂一摔,陆霏霏再次踉跄了身体,几步站稳后,陆霏霏头也不回的向后跑去,也顾不上脚踝上传来的阵阵痛感了。

  闻晋谦看着陆霏霏离去,眼里依旧是憎恶的目光,气愤让他呼吸有些急促,但是却不慌不忙的从内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录音笔。

  “灵安,我不知道要如何跟你解释那天的事情,想你听到这段录音也知道了我的事情,是把我和陆霏霏的合作说出去,还是帮我掩盖下来,任凭你决定好了,这是我对你的真心,只希望你能原谅我。”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