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谣永久 第525章 你凭什么管我

小说:伴谣永久 作者:顾安童司振玄 更新时间:2021-10-18 12:06: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25章 你凭什么管我沈思瑜咯咯笑,在吵闹着的一众女人中显得特别极了。

  “你不能再喝了!”

  沈思瑜刚到嘴边的杯子被人抢走,她歪着头,擎着熏红的小脸怒瞪了眼前的男人。

  “沈昊松!你凭什么管我!”

  沈昊松的出现让这几个女人也都很惊讶,小灵紧忙过来低头站在沈昊松的身边,“沈先生,今天我们聚会,思瑜老板喝一点也无妨吧!”

  “是啊!是啊!”七嘴八舌的声音,到显得沈昊松不通情理,而且就像沈思瑜说的那样,他凭什么管?以什么身份?

  “她喝多了,给她一杯果汁。”沈昊松手里的杯子一倾斜,直接倒在了地毯上。沈思瑜腾的一下子站起身,“沈昊松,我今天就要喝酒!”

  她醉了,脚步蹒跚着上前。沈昊松眼疾手快抓住了她肩膀。

  沈思瑜嗔怒一声,掀翻了男人的手臂,接着一阵风呼啸而过,让身旁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够了!”

  沈思瑜一巴掌下去自己也清醒了,手掌心胀痛着,人也直直的顶着沈昊松那半张脸,听见人有人又喊了一声,她歪过头去。

  司振玄双眉拧在一起,几步走了过来。他和她的事情,司振玄一直都知道,只是冷眼看着,毕竟沈昊松有自己的决断,所以一直以来他不好说些什么。

  “沈思瑜是吧,你……”

  沈昊松一抬手臂,“振玄,我们走吧,她喝多了而已。”

  沈思瑜强行扬了扬自己的小脸,但心虚无比。

  如果不是那一巴掌,沈思瑜真不知道自己竟有这样的海量。

  酒一杯一杯的灌下肚,反而觉得头上越来越清醒了。

  沈昊松该有点自尊,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是绝对不会再回到这男人的身边。

  只是,心很疼,疼到就连呼吸的吐纳之间都像被撕裂了一样。

  “思瑜老板,沈思瑜?”睡梦里有人推她,沈思瑜抬了抬眼皮,先挤出一个微笑。

  沈思瑜面前站着小灵,也只剩下小灵,“思瑜老板,我送你回家吧,已经很晚了呀。”

  沈思瑜摆摆手,模糊不清的吐着字,“不用。”

  小灵显得有些着急,看了看腕子上的手表,再一眼醉着的沈思瑜,她咬紧了下唇。

  小灵弯下腰,用一边肩膀撑起了沈思瑜的身体,还好,这女人不重。

  被这么一动,沈思瑜觉得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样,她拍着小灵的后背,“放开我,我好难受。”

  身体一轻,沈思瑜再一次落在了沙发里,小灵也跟着皱起了眉头。

  沈思瑜摸着电话送到自己耳边,手指在上边胡乱的画着什么,“有了……”

  电话被接通,那边好久才传来熟悉的声音,“迎……思瑜,你怎么这么晚会给我打电话?”

  沈思瑜听见林月的声音,嘴角咧开了,她朝小灵眨了眨眼睛,“我喝多了呀!你来解救我吧!就在酒吧,我等你哦!”

  电话里林月一愣,“可……可是。思瑜你身边现在没有别的人么?”

  沈思瑜听见了,也像没听见,只是恩恩的应着林月的话。

  “我这边有点不方便哎,如果你身边有人的话,能不能先拜托他们一下。”

  沈思瑜依旧笑着恩恩,林月终于放下了心,“抱歉,亲爱的,我回头一定补偿你啦,么~”

  小灵终于松了一口气,“那思瑜老板,我先走了呀!”

  沈思瑜点头,微微撑起身体,“路上小心哦!”

  ……

  “喂!小姐!你吐在我的阿斯顿.马丁上了!”

  沈思瑜现在终于觉得好了一点,翻身坐起,想为什么有钱的人都是这么小气。

  “赔你清洗费好了,怎么你还不开车!”

  男人回望了一眼被吐花的车窗,无语的瞪了倒车镜一眼。但是细长的眉目即便是瞪也像是带着笑的。

  沈思瑜身体一靠,就当没看见一样。

  她是被在街边捡到的。酒吧清场,沈思瑜自觉的自己走了出来,天旋地转的感觉迎风更是难受几分,让她头一次没有形象的抱着路边的数吐了起来。

  刚好这阿斯顿.马丁路过。

  也没心思追究到底是不是刚好碰巧。沈思瑜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住处,所以这魅惑男人来搭讪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就一屁股坐进了他的车里。

  “思瑜小姐,要去哪里?”

  男人望了一眼倒车镜里的女人,她长发垂下盖住大半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睡了。

  沈思瑜抬头,先露出削尖的下巴,“你叫什么?在哪上班,你这车子车牌号多少。”

  近乎让人吐血的反问。他这是救了人,还被当成居心叵测了吗?

  “谷羽。摄影师,车牌07s67。”

  沈思瑜像是很满意一样点点头,然后嘴里叽里咕噜说出了一串地址。谷羽发誓,他真的没听清。

  .

  -->>

  脚上刹车一踩,车子停在了路边,“喂!思瑜小姐,到底是哪里啊?”

  沈思瑜早就睡过去了。谷羽转头回来,嘴角勾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

  眼皮有点沉,沈思瑜努力的张开,愣愣的看着头顶上这个画面感很强的立体棚顶。

  为什么不是她昏暗的小黑屋?沈思瑜腾的一下子坐起身,头上一阵眩晕,手就下意识的扶上了胸口。

  “这是哪呀!”

  第二次喝断片,沈思瑜发现自己一点都回忆不起来了。

  tang这声大喊,让门外有了一些细碎的脚步声。

  推门进来一个肤色黑黝的女人,用蹩脚的中文说着,“小姐,您醒过来了。”

  外国人?还围着洁白的围裙,沈思瑜翻身下地,“请问这是哪里?”

  门口又多出一个人,宽松的白色亚麻衫,大大的v领,露出大半个胸膛。沈思瑜认得他,就是前一日给自己送花的那个男人。

  “我怎么会在你这里?”

  谷羽耸耸肩,“我说你是自己闯到我车上的,你信么?”

  沈思瑜一拍脑门,但是还是想不起来了,只觉得脸上燥热了一片。真是酒后无德啊,以后打死也不可以这么喝。

  “那……那昨晚……我是一个人?”沈思瑜知道真相后,说话也没了底气。

  谷羽哈哈一笑,“我看上去就那么像趁人之危的小人?”

  一颗心终于落下,沈思瑜抚了抚自己的胸口,“那谢谢你,我先走了。”

  她顶着蓬乱的头发,回去拎起自己的包,然后就这么低着头折回来,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

  沈昊松坐在车里,静静的看着一台卡宴顶上了自己的车头。

  司机走下车,习惯性的整理了颈下衬衫的纽扣,然后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沈思瑜的店里。

  沈昊松认识这男人,叫谷羽。

  之前在巴黎混的也算风生水起,但是因为身边总是不断一些花边的新闻,一个不慎河边湿了鞋。狼狈的回到了国内。

  这样的男人看似有身份,在沈昊松眼里算不上一个男人。只是他来找沈思瑜……

  沈昊松推门下车,没走出几步,却又折头回来。

  他好像没资本再去管了。

  只是眉宇紧皱。

  “嗨!”

  沈思瑜脸色一紧,紧忙从柜台里走了出来,表情像是活见鬼一样,“你怎么来了?”

  不过一个晚上,这两人熟的就可以这么说话了。让一众女人纷纷看傻了眼。

  谷羽走到沈思瑜的身边,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着,“早上你没给我机会,其实我忘了告诉你,你昨晚把我的宝贝车吐脏了,它现在已经送去清洗了。”

  谷羽手一摊,在沈思瑜的面前。

  天底下还有这样的男人,不就是清洗么?要钱居然找上门来了。正好沈思瑜不想欠他的,转身回去了柜台,“你那车清洗需要多少钱?”

  “看着给吧。”谷羽嘿嘿一笑,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像是熟人一样,倒车品着,悠闲自得的摇摆了头。

  歪头时,左耳上一颗金钻,在阳光下闪着光。

  沈思瑜摸着收款台里的钱,一张一张……

  “这里是三千块,我想应该足够了吧!还有多的部分就当时我的借宿费了。”沈思瑜有点赌气,看了谷羽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谷羽也没说什么,大方的把钱揣进兜里,然后起身吹了个口哨,“今晚吃什么?我来接你!”

  沈思瑜想起昨天这男人来的时候约过自己,“对不起,我没空。今天明天,以后的每一天。”沈思瑜顿了顿,“事实上,我真的不想跟您去吃什么饭,以后您也甭来了。”

  “啧啧。”谷羽摆着头没有回答,就这么走掉了。

  ……

  一个男人拦住了他的去路,谷羽停下脚步,用惊喜的目光看着面前的沈昊松。这眼神怎么有点太过热烈?

  沈昊松浑身像爬了虫子,说不上的感觉。

  “你以后少来这里。”他沉着脸说道。

  谷羽眉梢一舞,“哥哥不高兴了?”

  他似笑非笑回头看了眼店里,然后转头回来,“你不会连自己妹妹的隐私也管吧。”

  沈昊松又是逼近了一步,闻到谷羽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不是古龙那样的清淡,他素来对香水没研究,叫不出名字,不过真的很讨厌。

  这角度,足够沈昊松沉下眼皮。谷羽矮了半个头,而且看上去十分单薄。沈昊松在他面前是一种压迫感。

  “我警告你,你在接近她,我就会对你不客气。”

  谷羽下意识的摸了摸左耳上的金钻,嘴角弯了一个弧度,“她昨晚在我那睡的。”

  沈昊松拎起了谷羽的衣领,目光凶恶的像是要杀人一样,“你说什么?”快来看 "songshu566&

  .

  -->>

  qu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