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第1637章 结婚吧

小说: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1-03-03 12:27: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穆暖暖的脸更红了,“我……我和凌烨现在只是朋友关系,你们……你们……”

  厉凌烨可是连结婚都没提起过的。

  在白纤纤的事情没有定论之前,他和她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老人家这是太急了。

  她却不急,一切随缘。

  眼看着穆暖暖脸红了,厉凌烨不慌不忙的给她解围,“庆叔,瞧你急的,别吓着了暖暖,我这辈子,还没正八经的谈过恋爱,你就让我好好享受一下谈恋爱的滋味,这样才不至于缺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环历程。”

  “对哟,据说爹地和妈咪当年是没谈恋爱就直接结婚的,现在正好补上,补上呀。”厉晓克也跟着解围,反正,不能让妈咪不自在。

  “哈哈,臭小子,那会你还没出生,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小哥哥说的,小哥哥知道,嘿嘿。”厉晓克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呢,他一个小屁孩对谈恋爱这种事情完全是陌生的。

  “晓克,你跟阿姨说说你的感觉,你就觉得暖暖妈咪就是当年的纤纤妈咪吗?”方文雪突然间上前,蹲在了厉晓克的身前,她的眼睛看着小东西的眼睛,认真的问到,也在等厉晓克认真的回答。

  然后,孩子就不慌不忙的也是郑重的道:“是的,晓维也是这样的感觉。”

  厉晓维立刻附和,“我也是。”

  方文雪随即起身,转头扫了一眼周遭,都是这次来参加厉凌烨和穆暖暖餐馆开业的厉凌烨的家人和亲朋好友,每一个人都认真看过后,她低声道:“初初看到穆暖暖的第一眼,我也是与晓维晓克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如果只是一个人有,那有可能是臆想,但是我也有,或者,这就不是巧合不是臆想了,而是……”

  理智的分析,方文雪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但是那接下来话语却绝对是带给人无限的想象力。

  厉晓宁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dna是我亲自验过的,不提这件事了,走吧,咱们去酒店。”

  少年一开口,就把方文雪带起的沉重

  的氛围消散了许多,总是过去的事情了,又何必一定要抓着不放,还是放眼未来的好。

  他这一说,厉凌烨才想起自己叫来的车。

  “走啦走啦。”然后,他亲自去扶上老爷子,而穆暖暖则是自自然然的扶住了老爷子的另一边,一行人朝着机场停车场上走去。

  超豪华的大巴车。

  虽然是厉凌烨叫来的,但绝对不是租来的。

  而是他专门买来的一辆大巴车,就想着一车就把拉下所有的家人。

  算是e国最先进,最豪华的大巴车了。

  大巴车里的位置是两两相对的,还可以在大巴车里打麻将打扑克。

  只是没有餐厅和床,但是玩乐休闲的空间很大。

  老爷子自然是选了一个最宽敞的位置坐下,其它人小的挤在一处,大的男人挤

  在一处,女人围在一起,等厉晓宁数了一下人头上车后发现,他好象去哪一伙都不合适的感觉。

  孩子们那一群他要是过去显得有点鹤立鸡群,他太高。

  大的男人那一处,他要去过去又显得稚嫩。

  至于女人那一处,他是男生呀,那里更不适合他。

  就看着穆暖暖和方文雪还有苏可三个女人在聊着天,那画面……

  让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妈妈当年租房子把方文雪和苏可叫到一起住的场景。

  三个女人总有说不完的话。

  最后,他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大巴车的最后一排,坐在角落里,从容不迫的打开了笔电,开始工作了。

  厉凌烨眼看着宁宁上车时的迟疑,到最后所坐的位置,心底里全都是歉然,可是眼下,他还没有回t市的打算。

  方文雪说起的关于对穆暖暖的感觉,他听进去了,连方文雪这么一个曾经与白纤纤朝夕相触过的大人都这样说,那就说明他现在对穆暖暖的感觉也没有错了。

  那么那个dna,就全然的放下。

  他再从其它的方向入手。

  这里一定有问题。

  他就留在e国查清

  楚再回t市也不迟。

  车厢里一时间特别的热情。

  所差的就是夜汐和莫启凡。

  因为两个人分别从不同的地方飞来,到达的时间都是在晚上,所以他会晚上再来一次机场,现在,先把家人安顿好。

  抬手示意开车,都是奔着他来的,所以现在是他做东。

  儿子操心了那么多,就让儿子歇一歇,抵达msk后一行人的安排全都是他就好了。

  厉晓宁一直以为厉凌烨定的是酒店,可当大巴车驶入空旷的带着原始美的庄园,停在一幢哥特式的建筑物前的时候,他放下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目光掠过车外的美景,被那一片大片的勿忘我吸引了。

  “宁宁哥哥,这里很美。”一只小手握住了他的手,不知何时走过来的慕天琳小鸟依人的坐到了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并排的看着车窗外,真美。

  那一望无际的紫色的海洋,吸引了厉晓宁的目光。

  “妈妈最喜欢的花就是紫色的勿忘我。”厉晓宁若有所思了一会,然后低声说到。

  “我也喜欢呢,真好看。”女孩带着天真的小脸上全都是向往。

  “走,下车。”厉晓宁收回视线,迅速的把笔电合上收进随身的背包里,背在身上就牵起了慕天琳的手,下了车。

  天色早就黑透了。

  而他之所以能看见那一大片的勿忘我,是因为眼目所及的灯光。

  那是探照灯的灯光,由近及远,把花色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太美了。

  美的让人下车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想摒住呼吸,然后站在那里静静的观望。

  穆暖暖的脸更红了,“我……我和凌烨现在只是朋友关系,你们……你们……”

  厉凌烨可是连结婚都没提起过的。

  在白纤纤的事情没有定论之前,他和她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老人家这是太急了。

  她却不急,一切随缘。

  眼看着穆暖暖脸红了,厉凌烨不慌不忙的给她解围,“庆叔,瞧你急的,别吓着了暖暖,我这辈子,还没正八经的谈过恋爱,你就让我好好享受一下谈恋爱的滋味,这样才不至于缺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环历程。”

  “对哟,据说爹地和妈咪当年是没谈恋爱就直接结婚的,现在正好补上,补上呀。”厉晓克也跟着解围,反正,不能让妈咪不自在。

  “哈哈,臭小子,那会你还没出生,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小哥哥说的,小哥哥知道,嘿嘿。”厉晓克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呢,他一个小屁孩对谈恋爱这种事情完全是陌生的。

  “晓克,你跟阿姨说说你的感觉,你就觉得暖暖妈咪就是当年的纤纤妈咪吗?”方文雪突然间上前,蹲在了厉晓克的身前,她的眼睛看着小东西的眼睛,认真的问到,也在等厉晓克认真的回答。

  然后,孩子就不慌不忙的也是郑重的道:“是的,晓维也是这样的感觉。”

  厉晓维立刻附和,“我也是。”

  方文雪随即起身,转头扫了一眼周遭,都是这次来参加厉凌烨和穆暖暖餐馆开业的厉凌烨的家人和亲朋好友,每一个人都认真看过后,她低声道:“初初看到穆暖暖的第一眼,我也是与晓维晓克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如果只是一个人有,那有可能是臆想,但是我也有,或者,这就不是巧合不是臆想了,而是……”

  理智的分析,方文雪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但是那接下来话语却绝对是带给人无限的想象力。

  厉晓宁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dna是我亲自验过的,不提这件事了,走吧,咱们去酒店。”

  少年一开口,就把方文雪带起的沉重

  的氛围消散了许多,总是过去的事情了,又何必一定要抓着不放,还是放眼未来的好。

  他这一说,厉凌烨才想起自己叫来的车。

  “走啦走啦。”然后,他亲自去扶上老爷子,而穆暖暖则是自自然然的扶住了老爷子的另一边,一行人朝着机场停车场上走去。

  超豪华的大巴车。

  虽然是厉凌烨叫来的,但绝对不是租来的。

  而是他专门买来的一辆大巴车,就想着一车就把拉下所有的家人。

  算是e国最先进,最豪华的大巴车了。

  大巴车里的位置是两两相对的,还可以在大巴车里打麻将打扑克。

  只是没有餐厅和床,但是玩乐休闲的空间很大。

  老爷子自然是选了一个最宽敞的位置坐下,其它人小的挤在一处,大的男人挤

  在一处,女人围在一起,等厉晓宁数了一下人头上车后发现,他好象去哪一伙都不合适的感觉。

  孩子们那一群他要是过去显得有点鹤立鸡群,他太高。

  大的男人那一处,他要去过去又显得稚嫩。

  至于女人那一处,他是男生呀,那里更不适合他。

  就看着穆暖暖和方文雪还有苏可三个女人在聊着天,那画面……

  让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妈妈当年租房子把方文雪和苏可叫到一起住的场景。

  三个女人总有说不完的话。

  最后,他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大巴车的最后一排,坐在角落里,从容不迫的打开了笔电,开始工作了。

  厉凌烨眼看着宁宁上车时的迟疑,到最后所坐的位置,心底里全都是歉然,可是眼下,他还没有回t市的打算。

  方文雪说起的关于对穆暖暖的感觉,他听进去了,连方文雪这么一个曾经与白纤纤朝夕相触过的大人都这样说,那就说明他现在对穆暖暖的感觉也没有错了。

  那么那个dna,就全然的放下。

  他再从其它的方向入手。

  这里一定有问题。

  他就留在e国查清

  楚再回t市也不迟。

  车厢里一时间特别的热情。

  所差的就是夜汐和莫启凡。

  因为两个人分别从不同的地方飞来,到达的时间都是在晚上,所以他会晚上再来一次机场,现在,先把家人安顿好。

  抬手示意开车,都是奔着他来的,所以现在是他做东。

  儿子操心了那么多,就让儿子歇一歇,抵达msk后一行人的安排全都是他就好了。

  厉晓宁一直以为厉凌烨定的是酒店,可当大巴车驶入空旷的带着原始美的庄园,停在一幢哥特式的建筑物前的时候,他放下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目光掠过车外的美景,被那一片大片的勿忘我吸引了。

  “宁宁哥哥,这里很美。”一只小手握住了他的手,不知何时走过来的慕天琳小鸟依人的坐到了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并排的看着车窗外,真美。

  那一望无际的紫色的海洋,吸引了厉晓宁的目光。

  “妈妈最喜欢的花就是紫色的勿忘我。”厉晓宁若有所思了一会,然后低声说到。

  “我也喜欢呢,真好看。”女孩带着天真的小脸上全都是向往。

  “走,下车。”厉晓宁收回视线,迅速的把笔电合上收进随身的背包里,背在身上就牵起了慕天琳的手,下了车。

  天色早就黑透了。

  而他之所以能看见那一大片的勿忘我,是因为眼目所及的灯光。

  那是探照灯的灯光,由近及远,把花色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太美了。

  美的让人下车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想摒住呼吸,然后站在那里静静的观望。

  就连厉晓克厉晓维两个小人精这一刻都是乖乖的老老实实的看着眼前的美丽的花海。

  晚上的时候就这样的壮观了,白天的时候望的更远,一定更壮观。

  “臭小子,我还以为你给我们每个人定的酒店呢,没想到是这样的地方。”老爷子也是看花了眼。

  厉凌烨微微一笑,“爷爷很想住酒店?那也可以,我单独送你去酒店。”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