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第1348章 他这是现世报

小说: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1-03-03 12:27: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348章 他这是现世报

  “你妈咪真这样说?”

  “妈咪说的好象是有点道理的,爹地,我怕。s.xs321.”厉晓维讨好的样子。

  妈咪说里面黑漆漆的,如果厉晓克不能陪他进去,他一定会害怕的,他可不想进去了。

  “不怕。”厉凌烨听到这样说,并没有怪罪厉晓维。

  孩子害怕是正常的。

  不害怕才是不正常呢。

  这才是正常孩子的表现。

  他这两个熊孩子,就是平常表现的太不正常了,才让他特别的操心。

  但现在,在穆暖暖面前,居然就变成正常孩子了。

  这好象是好现象。

  难道就是因为他们认定了穆暖暖是他们妈咪?

  所以,自己就下意识的变成正常孩子来讨好穆暖暖了?

  只是这一刻,这一些只是他自己的猜测,根本来不及仔细分析了。

  交警一来,所经的人也都围了过来。

  他这样的豪车,在别人眼里本来就是碍眼的。

  所以,也都跟着小声的在窃窃私语的讨伐着他了。

  穆暖暖早就听到厉凌烨问她的那一句了。

  可她没胆子回答他。

  直觉告诉她,这男人好象是知道是她报的警了。

  所以,才问她是不是想他进去。

  她不能回答。

  至少,不能在两孩子面前回答。

  不能让两个孩子知道事情的真相,知道是她报的警。

  她想要报复的只有厉凌烨。

  不,其实也不算是报复。

  只是回敬一下罢了。

  毕竟,厉凌烨昨天可是毫不客气的关了她那么久,想想就一肚子的气。

  恨不得砍了这个男人。

  可惜,她不是杀手。

  她连血都晕,更别说是杀人了。

  不可能的。

  也就是想想罢了。

  “爹地……”厉晓维听着爹地安慰自己,更心虚了。

  都是他不好。

  厉凌烨一弯身就抱起了厉晓维,然后,向前就迈了一步,转眼就到了正发怔的穆暖暖的面前,忽而就微微俯首,凑进了穆暖暖的耳朵,小声的问道:“这么想我进去?”

  还是低低柔柔的声音。

  穆暖暖只觉得大脑先是一片空白,随即整个人都不对了的心跳狂乱了起来。

  跳得非常非常快。

  “你……你起开。”他要离她远一点,不然她的心已经慌的不成样子了。

  “回答我。”男人的声音还是如刚刚对她时那么的温柔,但是语气里却是不用质疑的。

  要求穆暖暖必须回答他。

  否则,他就不放过她的样子。

  穆暖暖更慌了。

  他离着她这样的近,近在咫尺的感觉,一张俊颜也是放大在她眼前,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男人是俊帅无比的。

  本来就很好看,再加上他这样温温柔柔的声音,如果不是他的问题太犀利,她差点都要以为这男人是在跟她说悄悄话了。

  不,他没有。

  他在质问她。

  穆暖暖急忙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冷下了面容,冷冷的对厉凌烨道:“我不过是以及之道还施彼身罢了,厉先生昨天敢做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这个下场。”说到这里,也不等厉凌烨回应,她便侧开一步看向厉凌烨身后的交警,“警察先生,这位先生满身的酒味,他醉驾了。”

  “爹地,对不起呀。”厉晓维听到这里,就在厉凌烨的耳边小声的道着歉。

  “晓维没错,不用怕。”厉凌烨低低笑了起来,这五年来,见过的女人只有想方设法的讨好他,在他面前刷存在感的,想要嬴得他的好感,然后成为厉少奶奶。

  倒是只有穆暖暖这么一个有种的,一点也不讨好他不说,相反的,还是个睚眦必报的女人,对于报仇那是说来就来,一点都不含乎的的。

  不过,他居然恨不起来她,相反的,还觉得有趣。

  “这位先生,麻烦过来检测一下你身上的酒精浓度。”交警听到穆暖暖的话,立刻要叫过厉凌烨检查。

  周遭已经围了很多人,他们必须公事公办,绝对不能给老百姓留下任何的口舌之谈。

  必须要公正。

  厉凌烨还是抱着厉晓维,然后,淡然的转过了身,“晓克,过来。”

  他这一嗓,厉晓克立刻乖乖的走到了他身边,任由厉凌烨牵起了他的小手。

  他不敢说话了。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觉得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一切就交由爹地去处理好了。

  爹地会有办法的。

  在他的认知里,爹地从来都是万能的。

  厉凌烨第一次这么满意两个儿子的乖巧。

  第1348章 他这是现世报

  “你妈咪真这样说?”

  “妈咪说的好象是有点道理的,爹地,我怕。s.xs321.”厉晓维讨好的样子。

  妈咪说里面黑漆漆的,如果厉晓克不能陪他进去,他一定会害怕的,他可不想进去了。

  “不怕。”厉凌烨听到这样说,并没有怪罪厉晓维。

  孩子害怕是正常的。

  不害怕才是不正常呢。

  这才是正常孩子的表现。

  他这两个熊孩子,就是平常表现的太不正常了,才让他特别的操心。

  但现在,在穆暖暖面前,居然就变成正常孩子了。

  这好象是好现象。

  难道就是因为他们认定了穆暖暖是他们妈咪?

  所以,自己就下意识的变成正常孩子来讨好穆暖暖了?

  只是这一刻,这一些只是他自己的猜测,根本来不及仔细分析了。

  交警一来,所经的人也都围了过来。

  他这样的豪车,在别人眼里本来就是碍眼的。

  所以,也都跟着小声的在窃窃私语的讨伐着他了。

  穆暖暖早就听到厉凌烨问她的那一句了。

  可她没胆子回答他。

  直觉告诉她,这男人好象是知道是她报的警了。

  所以,才问她是不是想他进去。

  她不能回答。

  至少,不能在两孩子面前回答。

  不能让两个孩子知道事情的真相,知道是她报的警。

  她想要报复的只有厉凌烨。

  不,其实也不算是报复。

  只是回敬一下罢了。

  毕竟,厉凌烨昨天可是毫不客气的关了她那么久,想想就一肚子的气。

  恨不得砍了这个男人。

  可惜,她不是杀手。

  她连血都晕,更别说是杀人了。

  不可能的。

  也就是想想罢了。

  “爹地……”厉晓维听着爹地安慰自己,更心虚了。

  都是他不好。

  厉凌烨一弯身就抱起了厉晓维,然后,向前就迈了一步,转眼就到了正发怔的穆暖暖的面前,忽而就微微俯首,凑进了穆暖暖的耳朵,小声的问道:“这么想我进去?”

  还是低低柔柔的声音。

  穆暖暖只觉得大脑先是一片空白,随即整个人都不对了的心跳狂乱了起来。

  跳得非常非常快。

  “你……你起开。”他要离她远一点,不然她的心已经慌的不成样子了。

  “回答我。”男人的声音还是如刚刚对她时那么的温柔,但是语气里却是不用质疑的。

  要求穆暖暖必须回答他。

  否则,他就不放过她的样子。

  穆暖暖更慌了。

  他离着她这样的近,近在咫尺的感觉,一张俊颜也是放大在她眼前,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男人是俊帅无比的。

  本来就很好看,再加上他这样温温柔柔的声音,如果不是他的问题太犀利,她差点都要以为这男人是在跟她说悄悄话了。

  不,他没有。

  他在质问她。

  穆暖暖急忙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冷下了面容,冷冷的对厉凌烨道:“我不过是以及之道还施彼身罢了,厉先生昨天敢做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这个下场。”说到这里,也不等厉凌烨回应,她便侧开一步看向厉凌烨身后的交警,“警察先生,这位先生满身的酒味,他醉驾了。”

  “爹地,对不起呀。”厉晓维听到这里,就在厉凌烨的耳边小声的道着歉。

  “晓维没错,不用怕。”厉凌烨低低笑了起来,这五年来,见过的女人只有想方设法的讨好他,在他面前刷存在感的,想要嬴得他的好感,然后成为厉少奶奶。

  倒是只有穆暖暖这么一个有种的,一点也不讨好他不说,相反的,还是个睚眦必报的女人,对于报仇那是说来就来,一点都不含乎的的。

  不过,他居然恨不起来她,相反的,还觉得有趣。

  “这位先生,麻烦过来检测一下你身上的酒精浓度。”交警听到穆暖暖的话,立刻要叫过厉凌烨检查。

  周遭已经围了很多人,他们必须公事公办,绝对不能给老百姓留下任何的口舌之谈。

  必须要公正。

  厉凌烨还是抱着厉晓维,然后,淡然的转过了身,“晓克,过来。”

  他这一嗓,厉晓克立刻乖乖的走到了他身边,任由厉凌烨牵起了他的小手。

  他不敢说话了。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觉得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一切就交由爹地去处理好了。

  爹地会有办法的。

  在他的认知里,爹地从来都是万能的。

  厉凌烨第一次这么满意两个儿子的乖巧。

  是的,两个从来都是调皮捣蛋的臭小子,这会子特别的乖巧。

  他抱一个牵一个。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走向交警,接受交警的检测的时候,不想,他却带着两个儿子笔直的走向了穆暖暖。

  穆暖暖有些懵。

  一下子不知道厉凌烨这带着两个孩子朝着她走过来是要做什么了。

  他应该是已经知道是她报的警了。

  不然不会那样问她。

  那样的问法,就证明他知道是她要马他送进去。

  抿了抿唇,她坚定的站在那里,她不认定自己有错。

  凭什么厉凌烨可以把她关进去,她就不能把他关进去呢。

  他活该。

  他这是现世报。

  于是,她就坚定的站在那里等着厉凌烨走了过来。

  停下。

  “你要干吗?”虽然思想是坚定的。

  可是对上厉凌烨那一双眼睛,她莫名的就有些心慌的感觉。

  很心慌。

  “呵呵。”厉凌烨笑了。

  如果说,他之前是发觉穆暖暖走路有些象白纤纤的话,现在他又有了新发现。

  他发现穆暖暖慌了的样子,也很象白纤纤。

  这第二种发现,让他大脑里迅速的闪过了一些什么。

  忽而,就有一种大胆的想法。

  他也想跟儿子一样,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个女人了。

  至于,暂时的不想放过。

  他想再从她的身上,寻找一些与纤纤很相象的感觉。

  他是疯了吧。

  就因为这女人走路象纤纤,慌了的样子象纤纤,他现在就是不想放过她了。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穆暖暖毛毛的,他都已经猜到是她报的警了,这个时候居然不是恼怒的吼她,而是对她笑,他的笑,让她越来越发毛,越来越心虚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