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第1247章 人已经石化了

小说: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1-03-03 12:27: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247章 人已经石化了

  “不麻烦,反正我也个闲人,之前也帮你做过,我知道怎么做。s.xs321.”

  “那行,改天我请你和慕夜洐吃饭,感谢他替你带孩子。”

  “他应该的。”

  “哈哈,我现在只要一想象他一个大总裁带孩子的画风,莫名的就觉得搞笑。”

  “那有什么,还不是跟你们家厉凌烨带孩子时的画风一样一样的。”

  “我家厉凌烨带孩子的画面很美好,美的象幅画。”

  “慕夜衍带孩子的画风也象一幅画。”

  “哈哈哈。”

  “哈哈哈。”

  两个人说到这里,一起大笑起来。

  白纤纤忽而发现,离开医院,不必面对厉凌烨的时候,她多少能放松一下。

  不得不说,放松心情的感觉真的很好。

  可是笑过了,剩下的终究还是苦涩。

  她还是要面对厉凌烨,还是要面对妈妈的死。

  从公司驶往医院。

  白纤纤车开的很慢很慢,就想时间定格在这一刻,什么也不去想的感觉真的很好。

  可玛莎拉蒂还是驶回了医院。

  她想来又不想来的让她无比矛盾的地方。

  从没有一刻是这样的矛盾过。

  车停。

  白纤纤下车,朝着电梯间走去。

  一道声音突然间闯进耳鼓。

  低低的,如果不是她这样靠近,根本听不到这里有人在说话。

  “阿武哥,那娘们就是当初那女人的女儿,她应该是认出你了。”

  “那怕什么,就算她认出我我也不怕,毕竟,当年的事是总裁亲自下令让我着哥几个去做的,就算她妈死在我的手上,但是冤有头债有主,罪魁祸首是姓厉的也不是我,对不对?”阿武刺耳的声音,就这样被白纤纤听了一个正着。

  她呆呆的站在那里,人已经石化了。

  一直不能确定的事情,这一刻,已经确定了。

  妈妈的死真的是厉凌烨所为。

  是他下达的命令。

  所以,那一晚她冲出房间去求救的时候,他的车刚好就开到那里。

  原因就一个,他是去看看她妈妈是不是被杀死了吧。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杀妈妈?

  妈妈和她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人,怎么就碍着了他们的事?让他们一定要杀了妈妈呢?

  她真没想到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会心思狠毒的派人杀了她妈妈。

  而她,当时还以为是他的出现拯救了自己,如果不是他,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妈妈的尸体,怎么安排丧葬。

  是的,那接下来的全程,都是他处理的。

  然后,把她交给了白凤展抚养。

  就是因为那一晚他的出现,她把他认定了恩人,从此爱上了他而一发不可收。

  甚至于,可以说是爱他入骨。

  却是到现在,才知道,她爱错了人。

  她爱上的人并不是拯救她的人,而是把她和妈妈一起送进地狱的人。

  天知道失去妈妈的日子,她每天生活的空间就真的成了地狱一般的煎熬。

  在白家的日子,是她最煎熬的日子,没有快乐,只有煎熬。

  白纤纤石化在当场,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

  颓然的坐到了地上,静静的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宛若雕像。

  周遭安静了下来。

  她不知道阿武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就那么发呆的坐在那里。

  地下停车场一片昏暗。

  有车停了下来,又有车驶离了这里。

  然,所有的所有,她全都感觉不到了。

  就那么发呆的坐在那里,直到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才迷惘的拿出手机。

  “小嫂子,怎么不接电话?”

  白纤纤这才发现手机已经有十几个未接电话了。

  原来刚刚响起的时候,她全然没有听见。

  “季逸风,什么事?”她轻轻的问,可是心却象是飘在半空中的感觉,她整个人都象是不真实了似的,轻飘飘的。

  “刚才护士说看到烨动的手指动了,我就打电话通知你,谁知道你一直不接电话,打到你公司,方文雪说你早就离开了,那你现在人呢?别告诉你是回老宅看儿子去了。”

  “没。”白纤纤就一个字,因为她不知道除了这一个字以外,她还能说什么。

  厉凌烨的手指动了,这本应该是让她换喜若狂的事情,但她现在一点也不激动。

  她想死。

  她真的想死。

  她嫁给了杀了妈妈的仇人为妻,还替他生了三个儿子。

  她白纤纤白活一世,她就该死。

  可是,在认定自己该死的同时,她又舍不得三个宝贝

  第1247章 人已经石化了

  “不麻烦,反正我也个闲人,之前也帮你做过,我知道怎么做。s.xs321.”

  “那行,改天我请你和慕夜洐吃饭,感谢他替你带孩子。”

  “他应该的。”

  “哈哈,我现在只要一想象他一个大总裁带孩子的画风,莫名的就觉得搞笑。”

  “那有什么,还不是跟你们家厉凌烨带孩子时的画风一样一样的。”

  “我家厉凌烨带孩子的画面很美好,美的象幅画。”

  “慕夜衍带孩子的画风也象一幅画。”

  “哈哈哈。”

  “哈哈哈。”

  两个人说到这里,一起大笑起来。

  白纤纤忽而发现,离开医院,不必面对厉凌烨的时候,她多少能放松一下。

  不得不说,放松心情的感觉真的很好。

  可是笑过了,剩下的终究还是苦涩。

  她还是要面对厉凌烨,还是要面对妈妈的死。

  从公司驶往医院。

  白纤纤车开的很慢很慢,就想时间定格在这一刻,什么也不去想的感觉真的很好。

  可玛莎拉蒂还是驶回了医院。

  她想来又不想来的让她无比矛盾的地方。

  从没有一刻是这样的矛盾过。

  车停。

  白纤纤下车,朝着电梯间走去。

  一道声音突然间闯进耳鼓。

  低低的,如果不是她这样靠近,根本听不到这里有人在说话。

  “阿武哥,那娘们就是当初那女人的女儿,她应该是认出你了。”

  “那怕什么,就算她认出我我也不怕,毕竟,当年的事是总裁亲自下令让我着哥几个去做的,就算她妈死在我的手上,但是冤有头债有主,罪魁祸首是姓厉的也不是我,对不对?”阿武刺耳的声音,就这样被白纤纤听了一个正着。

  她呆呆的站在那里,人已经石化了。

  一直不能确定的事情,这一刻,已经确定了。

  妈妈的死真的是厉凌烨所为。

  是他下达的命令。

  所以,那一晚她冲出房间去求救的时候,他的车刚好就开到那里。

  原因就一个,他是去看看她妈妈是不是被杀死了吧。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杀妈妈?

  妈妈和她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人,怎么就碍着了他们的事?让他们一定要杀了妈妈呢?

  她真没想到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会心思狠毒的派人杀了她妈妈。

  而她,当时还以为是他的出现拯救了自己,如果不是他,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妈妈的尸体,怎么安排丧葬。

  是的,那接下来的全程,都是他处理的。

  然后,把她交给了白凤展抚养。

  就是因为那一晚他的出现,她把他认定了恩人,从此爱上了他而一发不可收。

  甚至于,可以说是爱他入骨。

  却是到现在,才知道,她爱错了人。

  她爱上的人并不是拯救她的人,而是把她和妈妈一起送进地狱的人。

  天知道失去妈妈的日子,她每天生活的空间就真的成了地狱一般的煎熬。

  在白家的日子,是她最煎熬的日子,没有快乐,只有煎熬。

  白纤纤石化在当场,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

  颓然的坐到了地上,静静的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宛若雕像。

  周遭安静了下来。

  她不知道阿武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就那么发呆的坐在那里。

  地下停车场一片昏暗。

  有车停了下来,又有车驶离了这里。

  然,所有的所有,她全都感觉不到了。

  就那么发呆的坐在那里,直到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才迷惘的拿出手机。

  “小嫂子,怎么不接电话?”

  白纤纤这才发现手机已经有十几个未接电话了。

  原来刚刚响起的时候,她全然没有听见。

  “季逸风,什么事?”她轻轻的问,可是心却象是飘在半空中的感觉,她整个人都象是不真实了似的,轻飘飘的。

  “刚才护士说看到烨动的手指动了,我就打电话通知你,谁知道你一直不接电话,打到你公司,方文雪说你早就离开了,那你现在人呢?别告诉你是回老宅看儿子去了。”

  “没。”白纤纤就一个字,因为她不知道除了这一个字以外,她还能说什么。

  厉凌烨的手指动了,这本应该是让她换喜若狂的事情,但她现在一点也不激动。

  她想死。

  她真的想死。

  她嫁给了杀了妈妈的仇人为妻,还替他生了三个儿子。

  她白纤纤白活一世,她就该死。

  可是,在认定自己该死的同时,她又舍不得三个宝贝

  儿子。

  孩子们是无辜的。

  孩子们没有错。

  错的是她,是她眼瞎了的,嫁错了人,爱错了人。

  “小嫂子,那你在哪?出什么事了吗?怎么声音不对?”季逸风却是个敏感的,一下子就听出白纤纤声音不对劲了。

  终于回神的白纤纤发觉自己还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她扶着一旁的车艰难的站起来。

  才发现这样会久了腰有些酸不说,腿已经麻了。

  “我在外面,买些日用品就回去医院。”抿了抿唇,她这样说到。

  可是现在,已经不想回医院了。

  她不想见厉凌烨。

  真的不想见了。

  最后一辈子不要见了才好。

  转身,经过那辆她不久前才开过的玛莎拉蒂,她都没有了再开这车的想法了。

  这车是厉凌烨买给她的。

  他买的东西,她现在全都不想再要不想再用了。

  如果可以,她都想把为他生的三个儿子全都塞回肚子里。

  真想从来都没替他生过儿子。

  行尸走肉般的走出了医院,白纤纤无处可去,就那么漫无目的的走在人行横道上。

  所经,一辆辆的车,一个个的人,但是全都入不了她的眼底。

  她的眼睛里一片空洞,她什么也看不见了。

  脑子里就只有阿武和那个人的对话,一直在提醒着她妈妈是厉凌烨主谋杀死的。

  他是她的杀母仇人。

  不知不觉得的,就走到了公园附近。

  白纤纤进了公园,坐到了一处僻静的草坪上,然后继续发呆。

  她现在最喜欢的就是发呆。

  因为发呆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想。

  从正午坐到黄昏。

  天色已经朦朦黑了。

  直到肚子咕咕叫了,白纤纤才反应过来,这一整天,她只有早餐吃了一点点,结果没吃完就被叫走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