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第684章 有点手痒了

小说: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1-03-03 12:27: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声‘厉先生’,疏离的让厉凌烨的身形颤了一颤,哪怕白纤纤的声音依旧低低的柔柔的,可是传递出来的却还是没有原谅他。.iycinfo.

  孟警官真是把他害惨了。

  厉凌烨依旧是看都不看翟玉琛,虽然对白纤纤能如此轻松的与翟玉琛坐在一起很嫉妒,不过,他还是强压下去了心底里的不甘心。

  走到这一步,最应该检讨的是他。

  筹备了那么久的婚礼,结果因他的一念之差,最后变成了一场闹剧般的收场,回想起来,白纤纤的失望是正常的,哪怕是他此刻想起,心底里也莫名的觉得对不住小妻子。

  薄唇微抿,厉凌烨侧身坐在翟玉琛和白纤纤一侧的一张餐桌前,低声道:“你先谈你的事情,我等你。”

  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足够的耐心,之前伤了白纤纤有多深,现在就要一点一点的把那伤从她的心底里彻底消弥,然后,她就会随他回家了。

  似乎,现在看起来还是遥遥无期,但是只要他不放弃,他相信白纤纤一定会随他回家的。

  因为,他们有宁宁。

  宁宁也会是他的助功。

  这是翟玉琛根本比不上他的。

  所以,对翟玉琛,他没什么可怕可担心的,他现在只要做好自己就好了。

  白纤纤默。

  厉凌烨如山神一般的坐在她和翟玉琛的身侧,就算她对翟玉琛还有一大堆的问题想请教,这一刻也都无从说起了。

  场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翟玉琛微微皱眉,对于厉凌烨这个不速之客非常的无奈。

  想赶走吧,可厉凌烨是白纤纤法律意义上的老公,只要他们一日没离婚,厉凌烨就有权力要求白纤纤回家。

  可是不赶走吧,厉凌烨的出现,明显的打扰到了他和白纤纤的相谈。

  轻咳了一声,为了不冷场,翟玉琛率先打破了僵局,继续着之前的话题,“纤纤,发客户的邮件我有模板,你只要修改其中的你的个人资料和联系方式,就可以发送出去了。”

  “行,那晚上你就发给我,我研究一下。”白纤纤低声回应,听起来很自然的感觉,却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从厉凌烨坐到她身侧开始,这咖啡厅里的气氛就已然变了。

  变的呼吸都有些不畅了。

  很想请走厉凌烨这尊神,可她都那般说了,他还能厚脸皮的就坐在她身侧,她真的无语了。

  “好。”翟玉琛自然是应承的,可当应承完了这一字才发现,想要继续接下来的话题,突然间就有些接不下去了。

  但是一直这样子的冷场下去,只怕白纤纤会坐不下去,想到这里,他只得转头看厉凌烨,“一起坐吧。”说完,他打了一个响指,叫过来了侍应生。

  既然请不走厉凌烨,那还不如邀请厉凌烨一起坐,一是场面上能轻松一些,二是至少他还能与白纤纤再多坐上一会。

  哪怕是一时半刻,他也知足。

  好不容易才有的机会,一分一秒,他都珍惜。

  “请问有什么需要吗?”侍应生恭敬的问道。

  “给这位先生一杯拿铁,不加糖,放这里就好。”翟玉琛指着自己身旁的位置,下意识的,居然是不想厉凌烨坐到白纤纤的身旁,倘若厉凌烨坐到了白纤纤的身旁,那坐在他们夫妻对面的他,就只剩下尴尬了。

  “不必了,我坐这里等就好,你们慢慢谈。”侍应生之前就上前过的,不过直接被厉凌烨一摆手给拒绝了,他来这里不是来喝咖啡的,是来接白纤纤回家的。

  可她不同意,那他就一直的等她再等她。

  如果不是为了顾忌小妻子的感受,他刚刚直接一拳砸在翟玉琛的脸上了。

  好久没打架了,他有点手痒了。

  但是那种暴力活动绝对不能在小妻子面前展示,就算是要与翟玉琛打架,也必须要与翟玉琛重新约个时间,然后找个隐秘的地方,痛痛快快的打一架。

  白纤纤转头白了厉凌烨一眼,他这样坐在那里,她哪里还有办法与翟玉琛继续谈下去呢。

  原本好好的谈话氛围,早就消失殆尽了。

  皱眉站起,“翟学长,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晚点等你的邮件。”

  “好。”翟玉琛有一百一千个不愿意就这样结束他们之间的会谈,可当对上白纤纤落寞的眼神,他又不忍心了。

  厉凌烨这样的出现,明显的扰乱了白纤纤的心。

  哪怕她还是没有原谅厉凌烨,甚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了厉凌烨,可厉凌烨对白纤纤的影响还在,一点都没有弱去半分。

  可见,厉凌烨曾经对白纤纤的影响力有多深了。

  白纤纤起身,咖啡的苦涩留在了桌子上,可是心底里的苦涩却依旧幽远而绵长。

  看都不看厉凌烨,她大步的往外走去。

  身后,厉凌烨起身,翟玉琛也同时起身,两个男人面对面的站在咖啡厅的过道上,只要一起起步,就一定会撞在一起。

  这一刻,厉凌烨终于正眼看向了翟玉琛,不过却是警告的一瞥,“她是我老婆,你最好离我老婆远一点,否则,翟玉琛是第三者的新闻绝对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见报。”

  低低一语,一点都不客气,凌厉霸气的让翟玉琛无奈的摇头,“你若不能对她好,就不要禁锢她,剥夺她的快乐和自由。”

  “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低吼说完,厉凌烨起步就走,急急的去追已经走出咖啡厅的白纤纤了。

  翟玉琛望着他的背影,还有玻璃窗外白纤纤纤瘦的身形,不由得摇了摇头,“冤孽呀。”这一声感慨,不知是说厉凌烨和白纤纤,不是在说他自己。

  白纤纤冲到了公交车站,可她要等的公交车还没有来。

  她只得站在那里等车。

  手捧玫瑰花的厉凌烨自然是跟了过去,白纤纤现在在哪,他就在哪。

  她等公交车,他也等公交车。

  两个人隔了一步的距离,可落在了别人的眼里,却成了羡慕,很快就成了公交车站上的两个主角,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