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第683章 老婆,咱们回家吧

小说:萌宝天降:爹地快来宠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1-03-03 12:27: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而她和翟玉琛的初见,却是美好的,那时是翟玉琛英雄救美,而他那时并没有陪着白纤纤身边,一想到这个,他就懊恼。.aixun.

  心,也随之飘忽了起来,一点也不踏实了。

  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他对白纤纤的了解只有一点点,他不知道她心中对他的感觉到底如何。

  可这才是最最致命的,让他不踏实的。

  小巷子内大约走了十几米,初见就在眼前了。

  这里的装潢绝对符合现在那些小年轻的大学生的口味,看起来浪漫而温馨,绝对是一个适合约会的好场所。

  厉凌烨在一眼瞄到玻璃窗内的一男一女的时候,怔住了。

  透明的玻璃窗里,白纤纤与翟玉琛相对而坐,此时正看着翟玉琛浅浅笑语。

  厉凌烨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她现在很享受与翟玉琛在一起,至少不是与他在一起时的横眉冷对,而是完全的放松。

  他怔怔的站在那里,忽而就觉得白纤纤好象从来都没有这样轻松的与他在一起过。

  或者,他们从来都没有这样约会过。

  他们过的直接就是夫妻生活。

  眯了眯眸,厉凌烨看向翟玉琛的目光里全都是危机。

  此时此刻,以他是白纤纤丈夫的身份,他完全可以冲进去直接带走白纤纤。

  可当想到白纤纤可能对自己的反应,厉凌烨什么都没做,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玻璃窗里的翟玉琛和白纤纤。

  一切才刚刚开始,他才刚刚决定开始追求白纤纤,绝对不会因为一个翟玉琛而打退堂鼓,也不会因为翟玉琛而毁了自己的形象。

  既然决定从头开始追求白纤纤,那有一个竞争对手也好,这要才能享受到打败对手的乐趣。

  翟玉琛,绝对会是他的手下败将。

  白纤纤刚听完翟玉琛讲完他第一天上班开始工作时的糗事,唇角还挂着笑,刚要说话,忽而就有种不安的感觉,就觉得正有一个人在盯着自己。

  下意识的转首,一下子就看到了玻璃窗外一手抱着一束玫瑰,静静而立的那个男人。

  他周遭不住的走过行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可那些行走的人却更显他如一尊雕像,一动不动。

  随着她的视线,翟玉琛也看了过去,看到是厉凌烨,不置可否的冲着厉凌烨点了点头。

  既然是厉凌烨自己作死的惹到了白纤纤,那就是他厉凌烨自己的事情,他现在只是与白纤纤谈工作谈公司的经营,如果将来白纤纤一直不肯原谅厉凌烨而离了婚,他一点也不介意娶二婚的白纤纤。

  每一次与白纤纤聊天,都能从她身上读到不一样的她。

  她就象是一个宝藏,越挖越让人兴奋,而完全不是那种还在读书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

  她懂得怎么样做生意,怎么样去开发客户,她所欠缺的只是一些实践罢了。

  可只要给她时间给她经历,假以时日,她一定是那一行里璀璨的名星。

  这样的一个瑰宝,他真的不想还给厉凌烨了。

  厉凌烨对上翟玉琛挑衅的点头,忽而起步,大步的走进了初见咖啡厅。

  他颀长的身形才一进去,整个咖啡厅里瞬间就有了一种让人呼吸不畅的感觉。

  哪怕是隔了很远的距离,都能感觉到厉凌烨全身上下所涌现出来的那股子戾气。

  白纤纤眼看着厉凌烨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只觉得呼吸都要停滞了一般。

  脑海里闪过孟警官对自己的解释还有道歉,在听到那一些的时候,他对厉凌烨已经有了些许的改观,只不过还没有彻底的原谅他罢了。

  现在,他居然是抱着玫瑰花又来见她了。

  可她一点也没有忽略掉他走过来时身上的冰冷气场,他在生气的样子。

  生气她与翟玉琛的约会吗?

  可他们不过是在谈工作谈生意罢了。

  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就算她想与翟玉琛之间发生点什么,也不可能的。

  厉凌烨到了,近在咫尺。

  厉凌烨看都不看翟玉琛,就视翟玉琛如无物一般,只看白纤纤,然后,薄唇微启,勾出一抹绝对迷死小女生的弧度,低哑的说道:“老婆,咱们回家吧。”

  这一声‘老婆’,惊得周遭的看热闹的人眼睛都舍不得眨的继续盯看了过去,有伤心的有绝望的,更多的是无奈。

  伤心的都是一些小女生,这才发现一个又高又帅的爆款男人,就听到他喊老婆了,原来是一个有妇之夫。

  绝望的是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希望了,眼前的这款爆款男人,她们只有远远看着的份,而没有近距离拥有的份了。

  然后,就全都是无奈了。

  还有,这男人还真是绝品,看到自己老婆与旁的男人在一起,居然只说让他老婆跟他回家,而没有动手打人,还真是绅士呢。

  还有他手里的玫瑰花,要是给送给自己该有多好。

  还有人,把厉凌烨和翟玉琛做起了比较,不过最后还是觉得夫妻在一起才是王道,白纤纤就应该跟着她老公回家,不然,就是出轨,他们鄙视。

  白纤纤咬唇,视线落在厉凌烨怀抱里的玫瑰花。

  紫玫瑰,美的眩目。

  不管厉凌烨送她多少次花,但每一次送都只如初见,让她心中泛起层层的爱的涟漪,根本消散不去。

  完了,大抵是从她六岁开始,这男人就在她的心底深处根深蒂固,再也挖出不出去了吧。

  不过,心底里另有一个声音也在疯狂的叫嚣着,绝对不能这么容易的就原谅厉凌烨,否则,他有这一次,就可能有下一次,再下下一次。

  那是男人的劣根性,大男子主义。

  是的,她已经领教了一次。

  现在还因为那一次而伤心。

  如葱白般细致的指端起了桌上的咖啡杯,白纤纤不疾不徐的浅浅缀饮了一口,品过了咖啡苦涩的味道,她低声道:“厉先生,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礼貌而疏离的拒绝跟他回家,在人前,她不想驳了他的面子,可也不想毁了自己的尊严。

  人贵有自知之明,如果厉凌烨识相,还是离开的好,否则,她若是控制不住的发作了,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