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第9章 林朝雨心中的一道光

小说:崩坏纪元:我师符华 作者:苏北以南 更新时间:2022-11-24 21:58: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司凤背后的穷奇与梼杌直接将蚩尤给拽了出来,两只爪子并用将蚩尤暴打一顿后,便当着司凤的面把蚩尤直接吃了下去

  完事后,司凤慢慢转过身,深情的看着面前的赤鸢,走上前将其抱在怀里,说道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我可以再次看到你,已经很满足了,华,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再次与你相伴一生了!”

  紧接着,司凤便吻住了赤鸢的樱唇,良久,才依依不舍的分开,看着赤鸢眼中的疑问,司凤解释道

  “华,还有一点时间,我会将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你!”

  司凤从复活爱莉希雅到后面的被母亲杀死开始讲起,赤鸢听的泪流满面,她一直认为司凤是不想回来了,把她给抛弃了,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最后,司凤将现在的状态告诉了赤鸢

  “我现在,是处于记忆被封印的状态,本来我以为几百年后就会解封,没想到,我最后还是失算了,符华,过段时间你去极东之地,找到爱莉希雅,只有她才能将我记忆彻底解封,现在的我,只是一张白纸,现在的我就是第一纪元与你相遇时的我!”

  司凤突然停止了说话,一阵强大的封印将司凤仅存的记忆彻底封印……

  片刻过后,司凤缓缓起身,那种眼神,并不是那个他呢

  赤鸢暗暗握紧双拳,咬着牙说道

  “司凤,等着我,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司凤站起身问道

  “师尊,您没事吧?”

  赤鸢摇摇头,眼含关心的说道

  “没事,你好好休息,你刚才太累了而已,对了,师尊今日要去极东寻你姐姐,在这几年里,你在太虚山注意休息,好好将我门派武学发扬光大!”

  司凤一听赤鸢要离开,吵闹着要跟她一起,赤鸢无奈,便想着该哄住这个徒弟,就在这时,一名黑发少女出现在下方的山林中

  赤鸢瞬间眼眸一亮,暗道此女根骨极佳,眼含星辰,是个练武的好苗子,所以,把她交给司凤是最好的拖延办法

  赤鸢瞬移到黑发少女面前,声音清冷的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黑发少女有些结巴的回道

  “林…林朝雨!”

  “林朝雨么?好,你可愿拜我为师?”

  林朝雨顿时瞪大着双眼,指了指自己,赤鸢点点头,再次问了一遍

  “你可愿拜我为师?”

  林朝雨当时就行了个拜师礼,说道

  “徒儿见过师尊!”

  赤鸢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司凤挥了挥手,赤鸢拉着林朝雨的手说道

  “好了乖徒儿,这个就是你的师妹了,从今以后就由你照顾她了,如何?”

  司凤:喵喵喵??

  司凤用着审视的眼神看向赤鸢,问道

  “那您呢?师尊?”

  赤鸢不敢去看司凤,侧目说道

  “额,那个,我去溜……咳咳,我去游历一番,嗯对,好好照顾你师妹,为她打好基础,回来的时候我检验成果,听懂了吗?”

  司凤暗暗吐槽道

  (你直接说你出去玩不就行了么)

  心里是这么说的,而面上却是

  “定不负师尊期望!”

  赤鸢满意的点了点头,深深看了一眼林朝雨,紧接着,从戒指中取出卷轴与毛笔,写了一些东西交给司凤,说道

  “师尊有心成立门派,但为师收徒严格,所

  以只收七人,当然,你除外,你已经半出师了,所以,接下来就由你教导这七人,为师已经将七人中的前四人身份写下,到时,你就将她们带到太虚山,替为师收徒,明白了吗?”

  司凤已经懵的不要不要的,但还是压住内心的无语,拱手作礼后,目送赤鸢离去,看着赤鸢逐渐远去的身影,司凤喃喃道

  “唉,师尊走了,以后吃谁的豆腐,算了算了……”

  司凤看了一眼身边的林朝雨,说道

  “走吧,我带你去我们的家,太虚山!”

  林朝雨乖巧的点了点头,听话的跟在司凤身后,抓着司凤的衣袖

  司凤御剑而起,一路风驰电掣,却忘了身后的林朝雨只是个普通人,还没到地方林朝雨就冻得嘴唇发紫,浑身发抖

  好在司凤发现的快,要不然太虚山的房间就要继续封锁了

  司凤在太虚山山脚落下,斩落了一些树枝放在林朝雨面前,打了声响指,一团温暖的火焰驱逐了林朝雨身上的寒冷biqupai.

  司凤从戒指中取出一点吃食,在火上热了热便递给了林朝雨

  趁着林朝雨在吃东西,司凤也开始为她讲解太虚山的一些规矩,比如几点起来,几点睡觉,该去做什么,不该去做什么,最后一点,就是

  “太虚山的弟子,一旦嫁人或者娶妻,那么就要当天离开,去往他处”

  林朝雨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司凤看她也吃的差不多了,便挥手熄灭了火,随即拉着林朝雨的小手上山

  由于已经入了深秋,越往上面走就会感到越冷,察觉到手里的小手在发抖后,司凤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披在林朝雨的身上

  林朝雨俏脸微红,紧紧裹着外套,鼻前时不时传来阵阵好闻的墨香,再看向司凤美如妖的侧脸,林朝雨隐隐有些入迷!

  两人走到山腰间的时候,司凤指着那一片开发过的田地说道

  “那里是太虚山的菜地,种的东西是春不老,具体什么味道,你以后自行体会!”

  来太虚山的山顶之下的平台,司凤指着拂云观左边的木屋,说道

  “那里,就是你的住址,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我住在这”

  说罢,司凤又指了指拂云观,随后,司凤带着林朝雨参观了一下她的房间,里面的东西应有尽有,吃穿住行,包括浴室……

  司凤让林朝雨休息会儿,自己去给她做一顿暖身体的食物,林朝雨乖巧的点了点头

  司凤在厨房里一阵忙活,由于不知道林朝雨的口味,所以,司凤做了两种口味的食物,一份是清淡可口,另一份是色香味俱全

  司凤来到林朝雨房间门口,还没进去就听见屋内传来一阵阵哭声

  司凤踹门而入,进屋就看到林朝雨坐在床边,不停抹着眼泪

  司凤将饭菜放到一边,来到林朝雨身边,罕见的用着温柔的嗓音,道

  “朝雨,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林朝雨看见来者是司凤后,便觉得安心了不少,司凤将林朝雨抱在怀里,柔声安慰道

  “朝雨,放心,我会耐心倾听的,以后,师兄来做你的倾听者还有保护神!”

  林朝雨抬头看着司凤柔情似水的眼神以及嗓音,本来充斥着害怕与孤独的内心,现在充满了希望与憧憬!

  林朝雨慢慢说出内心的伤痕,司凤耐心的倾听着,时不时还会出声安慰

  这一刻,林朝雨的内心出现了一道光,一道名为师兄的光!

  林朝雨慢慢靠在司凤的怀里,感受着这暖心的一刻

  司凤将桌子上的饭菜端来,揉了揉林朝雨的小脑袋,说道

  “吃饭吧,都是现做的,师兄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我就做了两份,你尝尝!”

  林朝雨乖巧的嗯了一声,换了个舒服的坐姿后,便拿起了筷子……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