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六殿下怎么会……”

  红儿脑中闪过六皇子的俊美容貌,心头一阵惋惜,同时也有更深切的悔恨。

  如果当初她老老实实的等着做侍寝宫女,在六殿下还没受伤的时候,好歹也能让六殿下做一回男人,又或者运气好, 小禾就真的是六殿下的孩子了……

  她的神情全数落在了郭方眼中。

  郭方微笑道:“六王爷毕竟是皇子,若没有子嗣……总归不太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知道的。”红儿急忙点头,随即又犹豫,“可让小禾去给六殿下当儿子,万一以后被揭穿了怎么办呢?”

  “你放心,将来六殿下得了那个位置, 即便说一句当年认错了,谁又能怎么样?”郭方轻声说,“进了瑄王府, 对你儿子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自己想想,你儿子将来虽不能继承瑄王府,但即便是给瑄王做义子,瑄王也不会亏待了他啊。总归比在这里过苦日子强。”

  红儿听明白了。

  她的心砰砰直跳。

  改变自己儿子一生命运的机会,就摆在她眼前。

  风险是肯定有的。

  但风险越大,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大。

  红儿虽出身寻常,样貌寻常,但她骨子里却有一股自我毁灭般的勇气。

  当初在皇宫里,被选上做皇子侍寝宫女之后,她都敢与大内侍卫行苟且之事,便是最好的证明。

  “你好好考虑考虑,”郭方从怀里取出两锭银子,放到桌上, “这是四十两银子,拿去给你侄子治病。”

  红儿盯着两锭白亮亮的银子,看了一会儿, 说:“去了京师之后,我怎么办?”

  “你是瑄王儿子的生母,即便不能给你什么名分,养着你总不是什么问题。也能让你们母子俩时时见面。”

  “那,好!我跟你去!”

  红儿吞了口口水,声音略带了几分凶狠,“但是,这些不够,我要一百两银子。”

  “没问题。”

  郭方痛快的又放下一张银票,“这是五十两。”

  红儿想了想,说:“还有,杨家那边,我不知怎么交代。”

  “杨家那边,我来解决。”郭方果断说,“孩子在这里吧?你也不必回去了,这就收拾收拾,带着孩子跟我走吧。”

  “这么急?我,我还得回去收拾收拾。”红儿有些心慌慌。

  “不必收拾了, 那些破衣烂被,你还打算带到瑄王府里用?”

  “那, 我跟哥哥嫂子道个别。”

  “好吧,一个时辰后,我在村口等着你。”

  等郭方走后,红儿平复了一下心情,收起银子和银票。

  等兄嫂回来,她拿出银子,交给哥哥,说:“哥,这银子你拿着给小宝治病,别让外人拿去接济娘家了!”

  换做以前,田氏早跳脚了。

  但现在夫妻俩都被这白花花的银子晃了眼:“妹子,你哪里来这么多钱?”

  “郭大人给的。”

  红儿冷冷的说,“哥,我这就要带小禾走了。”

  林瑞骇然:“妹妹,你不是说孩子不是……难道你骗了郭大人?”

  田氏生怕红儿反悔,着急的扯他衣服:“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妹妹这次是跟着去享福去了!这是好事儿!”

  (本章完)

  s..book727542888034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太子不孕不育?娘娘竟然有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