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巴克 209 旧世界的伟力(一)

小说:我叫巴克 作者:狗脂鲤 更新时间:2020-07-06 21:11: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近距离看到这座帝国前哨站的时候,巴克才能感觉到它所确切经历过的,自它矗立在这片土地起,历经千年至今的那些时光。

  由合金打造的墙壁早已看不到当年新建时的光泽了,那银白色、无比耀眼,即便是在万里之遥也依旧能一眼认出的标志性颜色早已不复存在。大量的碎肉碎骨涂满了所有的墙壁,一层又一层,将它的颜色由银色染成红色,又从红色染成黑色。

  一根根尖锐的刺自地面破土而出,一直升到头顶的云层。在这些粗壮高耸的尖刺,又有无数相较于本体无比细小的横生或纵生的尖刺从中长出。

  在这些“细刺”面所悬挂着的,则是一具又一具,根本数不清,和这根巨刺一起延伸至云层深处的尸骸。这些尸骸中有人形的、非人形、甚至是异形的,但却没有看到一具帝人的残骸。这是由前哨站的士兵们堆起,用于震慑这个世界的土著们的杀戮尖塔。

  点缀着尸体的尖塔刺破云霄,骸骨铺成的草坪覆盖大地。

  一层又一层的血污涂沫其,已看不出其原本颜色的残破巨门紧闭着,尽管已无法再阻挡外人的进入,但它却依旧还在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前哨站的围墙坍塌了又一处,不,那并不是自然坍塌的,而是被某种巨大的力量完全摧毁。由纯金属制成的厚实城墙破损处依旧还能看到形变的痕迹。

  即便是在这景色无比骇人,有着数不清的生命消逝的地方,却依旧感受不到有半点情绪的残留,任何情绪都没有。此恨绵绵无绝期,但就是连如此之深的仇恨也已经消失在了这片土地。

  这片土地已经完全死掉了,只是依旧还保留着与昔日战争发生时无异的场景。

  一个安静到了极点的地方,一个看似在运动,实际又静滞到了极点的地方。

  脚下尸骸中的血液在涌出时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即便是从很高的“山”滴落,砸到下方的盔甲也是一样,没有任何的声音响起,除了巴克和欧文这两个外来者所制造出的杂音。

  在前哨站的外围看不到任何玛琳士兵的尸体,也可能只是因为他们的尸体被压在了最底层,但在视线之中的确是没有见到过。

  尽管是一栋破烂不堪的巨门,但巴克还是在门前停了下来,仰起头,看向头顶门梁的一个同样被血肉盖满了的“装置”,应该是装置吧。

  欧文肯定是不会蠢到在巴克都停下来的时候还继续往前走的,哪怕面前的巨门已经是形同虚设。透过那破损的巨型大门,欧文能够看到这栋建筑围墙内部的景色:与外界无异。

  “我是帝国陆军准…,好吧,少将玛丽乔的下属。”巴克朝着头顶喊了一句,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大概是一分几十秒左右吧?在欧文的眼中,他看到,头顶门梁那个凸起的部分开始了运转。

  酸涩的机械运转声响起,可能四大量的血肉残渣卡住了机械运转的轨道而导致的。可以看到那台机械是向要前后,对它来说是下,下晃动两下,但是却被卡住了。

  酸涩的机械声继续响起,在连续尝试了几次之后,头顶掉下了大量的肉块和碎屑,还好巴克和欧文两人躲闪地及时才没有让那些血水和肉屑砸到自己身。

  “请报玛丽乔将军的权限码”首发..m..

  十分机械的合成音,还蛮有科幻风格的。

  “7953……”

  “请报你的个人身份码或权限码”

  “没有。”

  “那请递交一级权限卡,嘀,验证设备失效,此步骤无法正常进行”

  “没有。”

  “请报一级权限码”

  “2571……”

  “验证中……请耐心等待。”

  “验证通过,欢迎,玛丽乔将军。”

  “我是巴克,我不是玛丽乔。”

  “欢迎,巴克先生。”

  一旁的欧文已经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帝国对于联邦的广大民众甚至是不少军人、调查员而都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但联邦官方却从未过于刻意地想要抹去过这段历史,只是所有知道这个的人都很默契地没有大肆传播而已。

  对于玛琳人来说,故土的陷落是一段耻辱的记忆,至于往日的荣光,那和现世已是无关。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欧文是知道帝国的存在的,而他自然也知道刚才巴克口中的那个“玛丽乔”将军是什么意思,虽然他没听过这个名字。

  但这个名字是属于一位帝国将军的,这一点不会有错。

  前哨站的环境和外面是一样的,但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这里的事物没有被静滞,一切的一切都在流动,虽然同样缺失了很多。

  前哨站内部的尸骸早已风化,在数量比起外面的来要少很多,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前哨站内部的景象看起来反而要比外面更加令人感到不适一些,同时也要更加……

  有冲击力一些。

  因为欧文看到了贵族的尸体。

  那是一具依旧保持着生前的姿势和表情、尸体悬浮于半app下载地址xbzs空之中的贵族。他的双手朝下,大量红色的结晶体自他的掌心生出,向下延伸,一直覆盖到这座前哨站的每一个角落。在前哨站内的每一具非人类尸骸都能看到无数根由身体之内向外穿刺、生出的红色结晶。

  这名贵族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身穿着联邦将官的制服,胸口有一个巨大的空洞。澎湃的能量自欧文进入到这座前哨战之始就感受到了,这股澎湃的能量一直维持在前哨站中,持续了千年的时光。

  在这位将军头顶的云层之中,有一颗直径数公里的头颅隐藏在其中,双目狰狞,被云雾所覆盖,若隐若现。它那巨大的双眼始终都在死死盯着下方前哨站里的这位贵族,而那位贵族将军的双眼也同样在一直盯着它。向这样的对视也已经持续了千年的时光。

  即便是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到地下的欧文,即便是已死去了如此之久,但欧文在看着它的时候也依旧能够感觉到一股自心底升腾而起,无法压抑,且会极速增殖的恐惧,直到巴克一巴掌打在他脸。

  红色的结晶尖刺同样贯穿了那颗巨大的头颅,就像那些冲破云霄的杀戮尖塔一样。read3;